中華
文化
本網
首頁
國產紀錄片《二十二》“大逆襲”
    從最初拍攝要靠友情資助、點映靠觀眾眾籌,到今天獲得市場認可,從開拍到上映歷經坎坷的《二十二》著實畫出一條完美的逆襲曲線。紀錄片《二十二》票房已達1.2億元,超過《我們誕生在中國》6500萬元的票房,成為國內最賣座的紀錄片。
《二十二》逆襲成功 登頂國內紀錄片票房冠軍

片中,韋紹蘭老人(左)在和導演郭柯交流。(來源:南方日報)

    從最初僅有1.5%的排片,到票房成功破億元,記錄“中國慰安婦倖存者現況”的紀錄片《二十二》逆襲成功,登頂國內紀錄片票房冠軍。

    從最初拍攝要靠友情資助、點映靠觀眾眾籌,到今天獲得市場認可,從開拍到上映歷經坎坷的《二十二》著實畫出一條完美的逆襲曲線。截至8月22日,紀錄片《二十二》票房已達到1.2億元,超過《我們誕生在中國》6500萬元的票房,成為國內最賣座的紀錄片。

電影《二十二》宣傳海報。(來源:南方日報)

《二十二》電影資助人張歆藝(左)和導演郭柯。(來源:南方日報)

    這部破票房紀錄的影片,卻曾經面臨差點“難產”的命運。該片導演郭柯曾面臨著巨大的拍攝資金短缺,距離目標還差100萬元。在走投無路之時,藝人張歆藝拔刀相助,拿出100萬元資助了導演,讓影片最終得以順利拍攝完成。隨後,影片又遇到後期製作與宣發費用的問題,郭柯選擇在公益平臺上進行眾籌,最終獲得32099人支援,籌得100多萬元,這才讓影片有了走入影院的機會。

    相關報道:

            三萬餘人眾籌“慰安婦”紀錄電影《二十二》公映 

            《二十二》:平淡記錄,排片逆襲

            《二十二》導演郭柯:票房高收益仍全捐 肯定會回饋老人 

            中國慰安婦題材紀錄片《二十二》票房逆襲引關注

《二十二》不煽情 呈現“慰安婦”生存現狀

韋紹蘭老人總是笑得很燦爛。(來源:新京報)

    《二十二》呈現了日軍侵華戰爭受害者“慰安婦”的生存現狀。片名之所以叫做《二十二》,實際上代表的是倖存者的人數。然而,這一數字卻隨著時間逐年減少。2012年,導演郭柯拍攝紀錄短片《三十二》時,中國尚有32位“慰安婦”倖存;2014年《二十二》開始籌備時,倖存者去世了10位;等到2017年《二十二》上映時,片中的22位老人只有8位健在了。用影像記錄老人們最後的日子,通過老人們的口述保留住正在消逝的歷史,正是《二十二》的價值所在。

曹黑毛老人身體看上去很硬朗。(來源:新京報)

    片中22位“慰安婦”受害者接受了採訪,老人的平均年齡超過90歲。雖然這是一個極為沉重的題材,但影片風格卻極為克制,沒有刻意煽情或是消費苦難,沒有引用歷史資料畫面,也沒有刻意引導老人去回憶當年的細節,而是平靜地聽她們講述,儘量不去揭開傷疤,尊重她們的意願。

    影片更多的是關注老人們現在的生活現狀,深刻反映了歷史留在她們身上的痕跡:山西老人李愛蓮從戰爭的鬼門關堸k出來,如今對生命有著更多的憐憫。海南老人林愛蘭年輕時曾是“紅色娘子軍”,她早已行動不便,但談起當年的情形時,她仍一臉剛毅。

    片子堣]有溫馨、希望的部分。有的老人對著鏡頭唱歌,笑得像個孩子。還有的老人談起家人對她的包容和理解,感動得流下眼淚。對此,不少網友紛紛表示:“沒有過多感情的宣泄,零碎化、生活化的呈現,描述的近乎是22個普通老人的晚景,這也就夠了”、“電影並沒有過多著墨于慰安婦這一題材,反而是展現了一群可愛的老人家。”

    相關報道:

            電影《二十二》:直面傷痛史,從未遺忘過  

            《二十二》歷史顧問:倖存者減少 一個時代總會過去 

            《二十二》公益觀影團:深情凝視不敢遺忘的歷史傷痕  

《二十二》:讓一切回歸到“人”本身

李美金在海南澄邁縣中興鎮土龍村家中。(來源:新華社)

    “從剛開始對中國‘慰安婦’群體的表面認知到與這些老人相處後發現她們就如普通老人一樣平靜溫和,我也從中體會到作為一個晚輩應該面對這些老人的態度——把她們當作自己的親人,我的拍攝就有了分寸,問題就有了底線。”《二十二》的導演郭柯說。

    90多分鐘的紀錄片,沒有對“慰安婦”的刻意強調,鏡頭只是靜靜地展示著老人的日常生活,費力擰開藥瓶,用塑膠椅當支撐挪動身體……“慰安婦”標簽之外,她們只是一個個平凡的老人。《二十二》努力讓故事真正回歸到“人”本身,反而更富於歷史的厚度和人性的思考。

    相關報道:

            評:紀錄片的春天來了?  

            為何紀錄片開始受追捧?   

            國產紀錄片是如何實現“大逆襲”的?   

            主旋律電影如何講好“人”的故事?   

            《二十二》:中國人民銘記歷史的態度  

            《二十二》:講述戰爭罪行並非消費苦難  

            熱議《二十二》:歷史不容忘記  

            評:真誠拍片,嚴肅題材也有春天  

            從《建軍大業》《戰狼2》到《二十二》:讓電影更像電影  

電影《二十二》在拍攝中。(來源:人民網)

 

    《二十二》並不僅僅憑藉題材贏得票房,年輕導演面對歷史珍而重之的心態,冷靜的描摹、鮮明的觀點,也都是這部影片的感人之處。影片不僅是對戰爭的控訴,還有對人性的關照。尤其是在片尾,一位一直為“慰安婦”奔走的志願者懷疑自己所做的工作,感慨自己當年就不應該打擾她們時,觀眾可以感受到這些老人所受到的傷害不僅來自於戰爭,也可以感受到創作者更多的無聲訴說。

    《二十二》最大的意義,必然不是電影技術的水準有多高超,而是它提醒觀眾不應該忘記戰爭帶來的罪行,不應忘記日本在中國推行性奴隸制度的真相。如今“慰安婦”倖存者屈指可數,她們的平均年齡已過九旬。也許老人們都逐漸走到生命盡頭,但對她們受到的傷害“討回公道”的鬥爭之路,依然漫長。

編輯策劃:虞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