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風晉韻--海峽情”書
·忠義精神聚兩岸 三晉文化
·台灣記者三晉行 平遙國際
·跨越海峽的溫暖
當前位置>>五台山遊記
大朝臺遊記
2008-11-28 14:50:58    華夏經緯網


  夕陽西下時分,我已站在黛螺頂的山門外。

  晚霞給遠方的山廓鑲上了一道金邊,再把那嫣紅的光幕灑向山腳下一覽無余的臺懷鎮。薄薄的霧靄中那些蒼松翠柏紅梴籇窱菄漲x廟琉璃頂,閃動著一種祥和的淡紅色聖光。那座醒目的大白塔,正以極美的輪廓線亮出了它那優雅的身影。此刻,鬧市一側的顯通寺、菩薩頂等寺院群,應當開始晚課了吧?

  山下不見有絲毫鼓磬梵唱聲傳來,只有秋風在颯颯作響。右側有一條公路從蒼藍色的山谷中穿過來,看不到行人和車輛。而就在這黛螺頂下的1080級陡峭石階上,除了幾群下山的遊人,依稀可見有一著紅色僧衣的匍匐朝聖者,正用叩長頭的虔誠艱難地登山而來。

  我知道,在這青廟黃廟佛事融洽的聖地五台山,這是一個遠行而來的藏地喇嘛。也許他是去朝過了“央邁勇”?再行萬里,到黛螺頂朝拜五方文珠菩薩來了。

  我的身後,陽光穿過御筆親書“大螺頂”的牌枋,斜斜射進靜靜的寺院。寺僧們正在大雄寶殿做著法事,而階前鮮花搖曳的五方文殊殿,只有一個搖著轉經筒轉著文殊殿堂的紅衣女喇嘛。

  如不是那碧瓦飛檐雕梁畫棟框住了這樣的人物,一時間,我像是又回到了西藏。事實上,當我乘車進山穿過那漢白玉的北山門時,就有這樣的感覺,厚厚的高山苔原複蓋著平緩的拱形臺頂,沒有樹木乃至小草……龐大的山體形如壘土之臺,蒼涼地突兀于群山白雲之上。與那種遼闊相比,眼前的黛螺頂還是顯得過分秀氣了——它只在巍巍高山的半山腰間聳起一個不大的山頭,且幽林青黛如斯——這樣的寺院,聽說是當年為了乾隆屢欲登臺頂朝拜文殊,終因風大路險沒能如願,於是將五座臺頂的五方文殊,總塑於此。來到這裡也就等於上了五座臺頂,一次就能朝拜五尊文殊菩薩。如願以償的乾隆於是留下了這樣的詩句“巒回谷搓自重重,螺頂左今據別峰。雲棧屈盤歷霄漢,花宮獨涌現芙蓉。窗前東海初升日,階下千年不老松。供養五台曼殊像,黎疑未曾識真宗。”然而,美則美亦,終究還是“小朝臺”!

  我的視線還是留在了淡紅色天穹下的遠山上,我用長焦搖過山脊,尋找到北臺、中臺、西臺的臺頂,南臺那邊則已暮色重重。在這樣天高雲淡的晴朗秋日,怎麼能不去臺頂“大朝臺”呢?!

  直到此時,黛螺頂上的我,才打定了要走一走五台臺頂的主意。從北山門進山算起,我來到五台巳兩小時四十分了。我是今晨遊完北嶽懸空寺、應縣木塔,午後才匆匆趕過來的。

  二

  清晨,我們在臺懷鎮租了一台車,仍從北線直奔東峰而去。

  東臺又名望海峰。康熙曾著文說,五台山“茲山聳峙于雁門雲中之表,接恆嶽而俯滹沱,”由於東臺地勢高達海拔2795米,東面的華北平原地勢低平,所以這裡是觀雲海,賞日出的最佳之處。

  車北行上山約30分鐘到北山門處,只見大饅頭般的東臺頂,已有一線如蟻般的香客在緩緩向上移動。汽車下了柏油路面而開上坎坷不平的砂石路,越過山脊線折向東側,眼前突然一亮,啊,雲海!我急忙叫停了車,抓起攝影包匆匆下車,踩著滿是露珠的草甸向東跑去。

  當我停住腳步,真的驚呆了!此刻大山之美,真是無法言喻。那輕柔的雲層似在微微地波動,在山谷間由濃而淡地向上升騰著。深黛色的重重山影,完全是一幅肆意潑染的水墨大寫意!我屏住呼息,輕輕地支起三腳架,用兩台相機拍攝起來。漸浙地,我發現我的鏡頭,正在捕捉一個緩緩甦醒的過程:雲海中群山開始由灰變藍,再淺藍而深藍,接著,再變幻成蘭一樣淡紫,荷一樣的淡紅……那種色調竟是如此的純凈,純得透明而溫柔,最後,連山體仿佛也變成透明的了。山川在明凈的空間堻鄍═F全部的凸凹和細節,簡化到只有曲折向上的條條斜線和漸變的色塊!

  拍攝著的我,突然間,涌出一種奠名的虔誠——來到五台山“大朝臺”,是不是妙吉祥文殊菩薩,以如此清朗世界來渡我西行呢?

  迷茫中,我聽到司機在遠遠地喊著。其實此刻,明亮的陽光巳開始瀉進山谷。雲海上翻騰的浪花朵朵,巳經白茫茫的一片。但是,雲層終於沒能翻過東臺的山脊,而被阻隔在北側,被微風拂向西山。無邊的雲海下,該是陰天吧?雲下的天地又是哪呢?……

  沒有顧得上多想,上了車往臺頂開去。車窗外陽光燦爛,三三兩兩喃喃自語念著佛號、念著祈願的朝拜者在路邊走著。在他們之中,中老年婦女居多。聽到的口音最多的居然是上海江淅人,從小囡到阿爺,間以 “南無阿彌佗佛”的佛號,在並非凈土宗的五台佛界念叨著。

  東臺頂上的佛寺稱為望海寺。寺內供的聰明文殊,是文殊菩薩的五位化身之一。寺旁東側新建有一座很大的觀日平臺。在寺前廣場中央, 還在建有數座蟠龍石柱圍繞的圓臺。我徑直走進大殿, 雙手合什, 仰望著文殊的造像禮拜起來。

  小小的大殿堥S有像山下大寺那樣,在殿中展開“三世佛”,文珠也不側侍佛前,但仍有一尊如來佛。佛與菩薩還是好區分的。一般來說,佛們是不戴帽的.頭頂上多是小巧而捲曲的螺髻.菩薩們則偏愛雕刻精美的蓮花寶冠. 在漢地的青廟中, 只有觀音是女身,頭上挽著那飄逸的潔白頭布為冠.眾羅漢則斬盡三千煩惱絲,幾乎全體連板寸也不留。

  梵語文殊師利,譯名妙吉祥。他的身紫金色,形如童子,五髻冠其項,左手持青蓮華,右手執寶劍,常騎獅子出入(在《西遊記》中,這頭獅給那美猴王惹了不少麻煩)。在佛教的經典中,文殊菩薩因智慧第一,所以被推為眾菩薩之首。專司佛的智慧,有“大智文殊”的尊號。大乘義章說:“知世諦者,名之為智;照第一義者,說以為慧。”這即是說, 能認識世間事物的差別相狀,又能認識宇宙萬物本體的絕對真理,就是智慧。無上的智慧,即是實相般若。在五台山的五座臺頂, 供奉的大智文殊聰明,、無垢、孺童、獅子吼、智慧五座法身, 都在向蕓蕓眾生啟示著洞悉世界的"覺"、“慧”與修為。

  但是,在朝拜領受文殊那睿智的目光時,我卻總記不住他那沒有太多特徵的形象。時至今日,我的腦海中依然不能把他與普賢菩薩分清。是不是無色無形, 皆不著相呢?但是,為什麼又總能記住觀世音呢?

  菩薩兩字,在中原最早見於東晉。其時有一高僧叫僧肇的說“有大心入佛道,名菩提薩埵”。唐僧法藏更明其意蘊:“菩提,此謂之‘覺’.薩埵,此曰‘眾生’”。所以,菩薩就是:上求菩提(覺悟),下化有情(眾生)的人,以救大眾于苦海,度往極樂。為平生追求的真,善,美的化身。

  那麼,這化身不記下也罷?來五台山“大朝臺”,為我心中的極樂,為了人間的真,善,美吧!
  如此,亦可謂之為“求渡”吧?

  三

  去北臺的路,最初一段是很平坦的。但路上的石塊極多,車顛簸著前行,車速很慢。我有一種在海上小舟中看風景的感覺。秋高氣爽的艷陽天,望出去的北地非常遼闊。金色的群山峰巒疊起,層層疊疊鋪向淺藍的天邊。更遼闊的則是那蒼碧的天穹,那絲絲白雲拉過很長的弧線,把我的心也拉上遼闊的天際——秋天堥咻b這樣的路上,心情真是好極了,我直想下車去,踏歌徒步而行!記得驢友影子MM告訴我,她們就是用兩天時間,徒步完成大朝臺的。悠悠地走在這山脊的苔原上,該是一種怎樣舒坦的感覺啊!

  車窗的前方山坡上,出現了兩座潔白的藏式白塔。從這裡,汽車沿蜿蜒的公路往上爬。不多時,已經遠遠地可以望見北臺臺頂的寺院。

  北臺名為葉鬥峰, 是五台山群嶺中的最高峰,也稱為“華北屋脊”,海拔已達到了3058米(比位於西部第二台階上的峨嵋金頂低19米)。遠望其山巔,呈馬鞍形,佛教喻為一身雙頭的共命鳥。北臺頂的氣候,經常是風、雲、雷、電出自山腰,山頂麗日當空,山下傾盆大雨。從山下望北臺,巍峨雄橫的山巒常常被雲纏霧繞,宛如天柱。而最突出的還是那幾乎終日不絕的大風,從北坡呼嘯著吹上來。車到山頂,饒是麗日當空,也讓人感到勁風透入肌膚的寒意。

  正因為風大,北臺臺頂的寺廟全用石料建造, 圍晼B梁柱及屋頂的片瓦全用白色的花崗石砌成,以潔白映襯藍天,非常漂亮。那種聖潔的白色殿堂, 給稱為無垢的文殊菩薩做道場, 真是再貼切不過了。

  北臺頂上的文殊廟稱為靈應寺,既是“大朝臺”,我亦拈香朝拜。來北臺的香客比東臺少了很多,卻使之更有無垢天地的清涼境界。

  但是,我以為最美的一座小廟卻在圍晱~,孤零零地立在山坡上,只有一座白塔與之為伴。一問,說是龍王廟。啊?我疑惑了,這兒可不是大河大澤之畔,為什麼竟有龍王廟呢?在東臺時,也有人招呼著我下到廟前的岩邊上,去看龍王廟和冰洞什麼的。當時我只顧著拍攝而沒有在意。而居然北臺亦有,而且更醒目地側侍于無垢文殊的靈應寺前!

  直到此時,我才猛然記起,這應當是關於五台山如何成為清涼世界的傳說吧?

  那是一個文殊向東海龍王借清涼石的故事。那還是五台山叫五峰山的時候, 山堛漁藄圇O如此的惡劣.夏日婸霽酵灟@。於是文殊來到東海,向龍王借那宮前的歇龍石。龍王很抱歉地說:“大法師借什麼都行,唯獨這塊歇龍石不能借。因為它是花了幾百年工夫從深海打撈上來的,清涼異常,青龍每天行雲布雨歸來,熱汗淋漓,要在上面歇息養神。你若借去,青龍就沒的歇息的地方了。”文殊菩薩無奈,這才說明瞭自己是五峰山的老和尚前來化緣,為了造福人間,他是求援來了。

  龍王估量了一下,那歇龍石重達萬斤,一個老和尚如何拿得起?脫口就允了。殊不料,這老和尚輕吐蓮語,一下就把那石變為彈丸,然後稱謝飄然而去。待到那外出打工的小青龍回來,不見那歇龍石,就怒火衝衝地尋到五台山。用龍尾把五個峰掃成了平臺;用利爪把岩石刨得亂七八糟……

  先不說這個故事中, 文殊菩薩是如何安放這一塊清涼石的,也不說小龍們是如何在秘魔岩窟受文殊教誨而修行向善的,單就說這東海龍王,日子過得是多麼的不易。齊天大聖降妖伏魔那金箍棒,也是找他借的吧?(當然,他也借別人的。“東海缺少白玉床,龍王請來金陵王”。)而他借給別人的,是不是都為人間造了福呢?思量他應對文殊的那段話,也很體諒辛勤工作的同志們呢。

  記起這個很有人情味兒的故事,很大地改變了龍王在我心中的形象。文殊讓他安頓在自己道場的一側,來接受那受惠于清涼的人們的朝拜和紀念,無疑是大智的無上關懷和回報。

  我走到那潔白的小廟前,想看一看這位可親的龍王。然而廟門緊閉,我只能對著那如海的蒼山白雲,揖了一禮。

  那塊歇龍石,據說還安放在清涼寺中。如今清涼寺雖已破落,但那塊清涼石還在。 石長五米,寬二米半, 厚兩米,圍十五米,石面青色,有雲紋,人坐其上,頓生涼意。散發之間,五台方圓百里清涼。

  呵呵,當然,以海拔最高的北臺為最。

  四 

  中臺翠岩峰(海拔2894米)離北臺葉鬥峰很近。從北台西側望過去。連接兩台的彎彎曲曲的公路都歷歷在目。有人說中臺翠岩峰的山形猶如一隻威武英烈的雄獅。這恐怕是有些附會于“佛門*獅子*吼”的緣故。中臺的圓拱臺頂是最完整的,我從北臺及西臺望過去,倒很一個很大的窩窩頭。在這大饅頭上,還有一座重檐歇山式大殿很是突出。

  臺頂有許多參差的黑褐色大石頭,也許就是那青龍發怒時抓出的“龍翻石”?也有人說是冰川活動留下的。堆石一側,有幾座高高低低的藏式白塔屹立在岩邊。聽說這裡可見到五台山上獨特的虹,不是弧形,而是圓環,有時候圓環可以達到內外兩圈,七彩圓環中會出現各種景觀。而我們抵達時已接近中午,彩虹是看不到了。

  司機告訴我們,寺中的齋飯很好吃。於是我們尋到一個偏僻的廂房中,美美地吃上了一餐齋飯。那大盆菜是用豆角和番茄煮的,還有羅卜和自製的辣醬, 一嘗,味道好極了!我連呼“好吃!”同席的大師笑呵呵地說“那就再吃一碗吧”。不由分說又裝了一碗,那番滋味,至今尚未忘卻。

  中臺的寺院名為演教寺, 取文殊菩薩在此演教說*法之意。寺內供奉的文殊化身叫儒童文殊。在這裡,文殊成了敬父母,忠君主,集儒之大成的佛門神童。原來的寺院很破敗,只有一尊帶力士浮雕的古老香爐塔,還是完整的。在臺頂北側,一座嶄新的重檐大殿已經落成,正在修飾殿內的造像。以此殿風格,和山下靈鷲峰如顯通、塔院、圓照、廣宗、菩薩頂等有名的大寺相一致。

  居中臺而選這種宮廷風格建菩薩殿,我以為也是很自然的。

  事實上,從西漢明帝年間(西元58年--75年)佛教傳入東土以來,這種外來的信*仰就一直被皇家推崇、禁*滅、弘揚和改造中。把外來的先進理倫與本國社會的具體實踐相結合,並不是百年以來的創新,也輪不到“小*人物”使上勁兒。帝*王們為江山競折腰時,這是常用的一招。不必追溯到趙武靈王胡服騎射,而單這佛教東漸的兩千年,就有多少帝*王的故事作為佐證啊!從漢明帝始, 到魏孝文帝拓跋元宏再到北齊文宣帝高洋,再往後, 視崇*佛與“龍興”有莫大干系的隋唐兩代帝王,其熱情絕不比北魏帝王們差。而宋太宗、真宗、仁宗三帝則有那禮佛的近400軸“天王玉扎”,可見其崇佛之盛。在元代,文殊居然化成戰神以助陣蒙古鐵騎。明代的朱元璋自個兒都是和尚出身……直到清代, 康熙、雍正、乾隆祖孫三代更是集大成者。他們之中,有誰不或自稱、或類比、或託生于佛與菩薩?

  就因為如此,中原的佛教寺院,己經不單純是幾進院落的官*署式格局,而不少已幾近於紅棬[璃的皇家宮闕。這種極富中國特色的佛教*異化,跟本土生長起來的道教大相異趣。在中國的許多名山大川中,大多數道觀還保持著當地民居的特色。當然也有一些帝王好道,但終究是為益壽延年而不是為江山社稷,成不了大氣候,只有一些成王或成寇尚難料定的反*叛者,在打天下時為發動群眾才運用起生成長於民間的道教。

  在五台山,我不知現存還有幾座道觀?有學者在關於五台山旅遊及歷史的文章中說,這裡在漢初還是道教的洞天福地。《道經》媞暀郊x山為紫府山,曾建有紫府廟。《清涼山誌》稱文殊菩薩初來震旦(古代印度人稱中國為震旦)時,居於石盤洞中。而石盤洞卻在道教的玄真觀內。 

  據史書記載, 東漢永平十一年(西元68年),被漢明帝青來的兩位印度高僧迦葉摩騰和竺法蘭從洛陽來到五台山(當時叫清涼山)。由於山堳雃韭N有了阿育王的舍利塔,再加上傳說中五台山又是文殊菩薩演教和居住的地方,他二人遂產生了在此建寺的想法。但因當時五台山是道教的地盤,道教是不會輕易地允許外來教派在此建寺的。一個要建,一個不讓建,這就需要借助於第三者來裁決。《國史舊聞》說:“永平十四年正月十五日,明帝集諸道士于白馬寺,使于摩騰、竺法蘭二人賽法。”在明帝的主持下,雙方達成了“賽法”協議,即約期焚經,以別真偽(相傳焚經地點在今洛陽焚*經臺)。其結果,道教經文全部焚*毀,佛教經文卻“烈火不燒”。可見,外來的和尚不但會唸經,而且其經文也能經得起“千錘百煉”。印度二高僧因此也就獲得了在五台山建寺的權利。(引文《晉謁五台山(一)》)

  要知道,在《文殊師利法寶藏陀羅尼經》堙A佛祖釋迦牟尼曾對金剛密跡主菩薩說:“我滅度後,於此瞻部洲東北方,有國名‘大震那’。其國中有山,號曰‘五頂’。文殊師利童子,遊行居此,為諸眾生,于中說*法。”這裡所說的“五頂山”,就是指現今的五台山。佛說的瞻部洲東北“大震那”,即是中國。五台山是非拿下不可了。有了帝王作裁判,民間的道教只能無聲無息地退出了。

  面對中臺這座宮殿似的寺院,我實在有些誠惶誡恐。匆匆朝拜了孺童文殊菩薩,便直奔西臺而去。

  五

  由中臺去西臺挂月峰(海拔2773米)的路也不遠, 但山路要陡峭得多。西臺的形狀,遠望猶如一隻翩翩起舞的開屏孔雀。旅遊資料上說, 臺頂有一塊平方整潔的大石頭,形同茶几,稱為二聖對談石。西臺之水稱為八功德水。佛教宣揚,水有八種奇能:澄凈、清冷、甘美、輕軟、潤澤、安和、除饑、消災。而我們上得西臺, 卻沒有見到這石幾與聖水。

  西臺頂上的寺廟叫法雷寺,寺內供奉的文殊化身稱獅子吼文殊,獅子本為文殊的座騎,表示威猛剛烈,取獅子說*法,聲吼如雷,與法雷寺名呼應。但寺院很破舊,沒有大肆修繕的跡象。卻也是四排民居一樣的平房, 供奉著佛與菩薩。

  我來到寺外,東北側,中臺的宮殿遙遙在望。而西側,卻是一地經幡。那些白色的印滿經文的旗幟,密密層層地插滿了坡地,被風吹得呼啦啦響,極有氣勢。那種回到西藏的感覺又向我襲來。

  在五台山成為佛教聖地名山的歷史上,到底從何時起,在藏傳佛教中有極高地位極大影響力的文殊菩薩,開始接受遙遠藏區信眾的朝拜呢?這是一個很難弄清的問題。

  但顯然,最初朝拜而來的紅衣喇嘛,應不早于唐代。因為只有唐文成公主的進藏會親那樣的文化交流,才能把五台佛事鼎盛的資訊傳入雪域高原。同時,也因為在初唐時,文殊聖地為五台山才被佛教徒們所公認.李淵起兵太原而得天下,視五台山為“龍興之地”,而太宗認定:“五台山者,文殊閥宅,萬聖幽棲,境係太原,實為我祖宗植得之所”。於是,彼時的山中,有佛寺達300余座。這些資訊,不可能不由唐公主帶進西藏。世間信仰最堅韌的藏傳佛教徒們,很可能在那以後不久,就開始走上了上五台山朝文殊的漫漫長路。

  千年以來,這條路上有多少藏區信眾孤獨地前來?他們究競從多遠就叩著等身長頭跪拜而行?這是一些讓人極為震撼而不願去思索的問題。在去北臺的路上,我在停車拍攝時曾相遇了一位老僧人,向他問起過“大朝臺”的藏地喇嘛們。他告訴我,僅朝拜五個臺頂文殊,那種艱難地起伏前行竟需要三個月!那麼,如從雪域高原而來,豈不要窮其一生?!

  在五台山的一些黃廟寺院,還有一個很奇特的現象:那堛熙漡嬰酗ㄓ硅~族人,而藏族喇嘛,則多為行腳僧。這是為什麼呢?

  藏傳佛教*傳入五台山的時間,有唐代與元代兩說。但有據可查到最早的記錄是西元1260年,元世祖封膽巴大喇嘛為“金剛上師”,受命住錫于五台山壽寧寺。明永樂年十三年,藏傳佛教格魯派祖師宗喀巴的大弟子賈曹傑,也曾前往五台傳*法。但是,直到清初康熙年間,朝廷才將五台山十座青廟改為黃廟,由達*賴*喇嘛委任主持大喇嘛,僧人也由和尚變作喇嘛,改奉格魯派的黃教。這樣漢族喇嘛就出現了。毫無疑問,清朝皇帝們這樣做,是用宗教與蒙、藏地區的政教首領建立聯繫,以鞏固清朝政府對邊遠少數民族地區的統治與統一。五台的文殊道場既有了藏傳佛教的“甘珠爾”頌經聲,滿、蒙、藏地區僧侶,就每年幾千里地的徒步跋涉到五台山, 朝山進香者四季不絕,接踵而至。甚至有內外蒙古王公,“驅駝馬牛羊數千里,傾誠貢獻”。達*賴*喇嘛、班禪大師、章*嘉呼圖克圖大活佛等,都曾來五台山居住修行過。有的活佛或喇嘛去世後還安葬於此。有幸的是五台臺頂不是煙雨江南,這樣蒼涼的遼闊風光與雪域高原的故土是多麼相似啊!他們是不會陌生的。

  眼前的白色經幡一直在獵獵作響的飄揚著,我在西臺挂月峰上思緒萬千。我不是智者,但仍能查覺,經幡下萬里山川分明有一條看不見的長路,它連接著中原與西域,人間與佛界,俗世與極樂,過去與未來!

  六

  去南臺的路很遠,山路從西臺起一直向下盤旋。漸漸苔原和裸石消失了,汽車又駛進了稀疏的林地。在山間開始出現小溪。林叢茂密處,還有幾座很新的佛寺出現在路邊。

  我看了看表,此刻己是午後三點。陽光開始有了溫度,我打開車窗,讓那涼爽的山風吹進來。

  “大朝臺”只剩前方的南臺了。車往前行,我卻在整理著這一途中的印象。感覺是有什麼剛剛像佛珠那樣串起來,而又被什麼觸動著打散了。思緒像散落的佛珠一樣滾落一山。但我卻打定主意,這些印象,這些思維,完成“大朝臺”後就這樣隨緣地記錄下來。一些珠子,就算落在這蒼涼而遼闊的山間,也是供奉在文殊菩薩的智慧的光澤前,乃是我遊五台最好的紀念。

  汽車一直下到由懷臺鎮往太原的公路上,在南山門前拐向東側,又開始爬山。但那山路一直在秋日彩林中延伸著,一直快到臺頂,樹木才稀疏起來。在前方草甸複蓋的山坡上,又出現了五六座藏式白塔。

  南臺錦繡峰海拔 2485米, 是五座臺最低的一座。其他四座臺頂皆起伏連綿一氣,只有南臺遠遠地以同樣復盆狀的臺頂另為一峰。但是, 世傳文殊菩薩真正所居, 卻是這幽林環抱,花團錦簇的南臺。

  登臨南臺,向下望去,山林一直從山谷深處密密層層地圍上來。西斜的陽光下,綠色的基調上染出了大片的鵝黃,其間,還跳躍著不少紅色的光團。山風吹上來的,是帶著松脂芬芳的清新氣息。我不禁為文殊菩薩選了這樣一個地方居住而叫好。

  南臺頂的廟叫普濟寺,內供智慧文殊,也未作大的修繕。簡單的小院落很能增加我們的親近感。以智慧而普渡眾生的道場,也許就這樣才能折射渡人出苦海的真諦。

  五台山的臺頂建寺,乃從隋文帝楊堅始。這位在山下般若寺長大的皇帝,于臺頂敕建了文殊菩薩的五個化身。而四大佛教名山,也從此開始,先後為普賢(宋建於峨嵋山),觀音(唐建於定海普陀山),地藏(唐建於青陽九華山)等菩薩建立了道場。四大結聚因而在華夏大地完成:九華,地也。峨嵋,火也。五台,風也。普陀,水也。在這四大皆空的菩薩世界,寄託了一代又一代中國人的祈願和期望。

  什麼是菩薩?在普濟寺的小院,我又一次問自己。大乘佛教有時又把凡是立下宏願上求佛道,下化眾生者都稱之為菩薩。民間的諸如“活菩薩”、“菩薩心腸” “菩薩兵”之類說法,則把菩薩的意蘊演化到了“人之初”“的層面上。

  那一個“善”字,於此有了一個偌大的包容。善待生靈,善待世界,善待自已——善即是普渡,善即是修為,善即是覺悟……,相對於惡,這善有什麼不好呢?

  在南臺上西望夕陽,我沒有去想那些業報和輪迴。從“人無我”到“法無我”,無我即善而善有善報,以此證得菩提。走在那高高的五台山上,若有若無的文殊菩薩似一直在伴我同行,從而得以以愚求智, 在這個明朗秋日“大朝臺”的日子堙C 

  2003年11月于長沙
婚俗 生育習俗
春節 廟會
遊藝 其他節日
近代山西 古代山西
地方小戲 山西鑼鼓
山西民歌 文化遺產
山西戲曲 萬榮笑話
藝術人物 藝術研究
三晉王侯 政治名家
山西名將 歷代佳麗
文化名人 當代名人
名人與山西 名人故里
特色晉菜 特色麵食
地方名吃 名酒名醋
五穀雜糧 地方特產
手工藝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