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走遍山西 | 尋根山西 | 晉商探秘 | 三晉風情 | 投資之窗 | 博客 /
當前位置:走遍山西 - 漫談名山
側寫琱s去與來

    五嶽中的北嶽琱s,歷史上曾有過究竟它在山西渾源還是在河北曲陽的爭執與尷尬。明朝時,這種爭執曾達到十分激烈的程度。皇帝要祭祀,一些人主張在此,而另一些人則偏說在彼。一時弄得一座赫赫北嶽竟失去了準確的祭拜地理方位。


  類似于北嶽琱s的這種無奈與尷尬,在五嶽之中實在是獨一無二的。而這種無奈與尷尬所經歷的時間,事實上也並非始自於明朝。遍覽史書記載,較權威的說法是從隋代以後就有了這樣的怪現象。一邊是山西渾源有山而無廟也無祭祀,另一邊則是河北曲陽有廟有祭祀而無山。拿清朝乾隆二十八年(西元1763年)大同知府的話講,祭祀五嶽從來就是歷代皇帝的大事,為什麼東嶽泰山、西嶽華山、中嶽嵩山與南嶽衡山之祭都能就山而祀,而為什麼北嶽琱s之祭偏偏要放在遠離渾源琱s主峰300余華里以外的河北曲陽去舉行呢?這位大同知府如此大驚小怪當然有他的背景,那是因為早在他說此話之前103年的時候,也就是清順治十七年(西元1660年),順治皇帝業已明令詔告天下,令從此年開始正式再將北嶽琱s之祭祀改回山西大同府渾源州進行。


  除了乾隆年間大同知府的大驚小怪,與他同時代的另外一痊朝廷官僚的話則講得更為苛刻。他以為對北嶽琱s的歷史,清前之人應該都是一些“又乏博雅之才,或援引浮謬”者。這真有點站著說話不腰疼的神氣。他只知道此時的大清已一統天下,塞外之地也盡屬中原,而他哪想到過,在有清以前的千餘年間,渾源琱s一帶多情況下常被來自北方少數民族政權的連事武力的威脅或是佔領控制。雖然琱s還是琱s,但中原政權皇家祭祀琱s的地址卻不得不另有選擇,而這個選擇即是後來河北省西北部琱s山脈之陽的曲陽縣。於是,北嶽琱s的祭祀之地事實上就有了兩處,那就是一在古琱s的本地山西渾源,另一則在河北曲陽。唐以前,雖然曾經有北魏皇帝和隋煬帝等親祀渾源琱s的一些零星記載,但到唐以後,突厥頻繁侵擾,北宋至元明,隨之而來的則又是契丹、遼金與蒙古鐵騎的長期佔領,所以,在這一漫長時間中,中原政權在渾源對北嶽琱s的皇室祭祀,可以說確實已處於完全停廢的境地。然而,從種種跡象看,當地民間百姓對琱s的祭祀活動在渾源則一直仍然頑強地堅持著。明成祖建都北京後,雖然在朝廷中因北嶽琱s祭祀之增生過幾次爭訟糾紛,然則北部邊防由於蒙古俺答的不時騷擾實際上一直也沒有安定過。明正統十四年(西元1449年)明宗親徵大同禦敵最後陷於瓦剌也先之後,釀成有名的“土木之變”即是最好的例子。所以,明朝立國270餘年,其一直未能恢復皇家在渾源的北嶽琱s之祭,原因恐怕並不在朝中缺乏博雅之才或考證援引史料的浮謬之誤,而本質上應該還是一個邊防安定的問題,我們可以舉出明代一些著名文史學問大家的著述作為證明。例如那位明成化年間(西元1465年--1487年)的進士且後來又作過南京兵部尚書的晉籍才子喬宇,他一生性好詩文,樂於山水。其人就寫過一篇很精彩的《琱s遊記》。記曰:“其上路益險,登程三里,始至岳廟。頹楹古像,余肅顏再拜。廟之上有飛石窟,兩崖壁立,害然中虛,相傳飛于曲陽縣,今尚有石突峙,故歷代怯升登者,就祠于曲陽,以為亦岳靈所寓也。”喬宇一生經歷過明憲宗、考宗、武宗和世宗四位皇帝,堪稱為明成化、弘治、正德至嘉靖四朝元老與當時的飽學之士,其言不會虛妄。


  另則,我國明末大旅行家徐霞客在他所著的《徐霞客遊記》一書中,更是忠實記述了他在渾源北嶽琱s的兩天經歷。在徐霞客筆下,已將明末時渾源北嶽琱s的自然與人文景致描繪得栩栩如生,活脫而逼真。徐霞客與喬宇一樣,不但把渾源陽兩地琱s的關係作了清晰明確的介紹,而且他還由衷讚嘆,認為即使是中嶽嵩山的伊闕雙峰與武夷山的九曲溪風光,若與渾源琱s的金龍磁峽相比,前兩者就是再好,它們也都是不于或替代渾源琱s的獨有特色的啊。


  喬宇與徐霞客的琱s遊記中都曾提到了“靈石東飛”的著名典故。原來,據說約在4000餘年前,舜帝北巡渾源琱s時,突有巨石破崖飛出,這也就是渾源琱s所謂“飛石窟”的來歷。又據說到唐貞觀十九年(西元645年)時,渾源琱s那塊飛石忽然又飛降于河北曲陽。所以建築規模宏大的曲陽北嶽廟中又專有一座“飛石殿”。只可借此飛石殿在清宣統元年(西元1909年)竟被大火燒燬。


  公正地講,渾源琱s諸景與曲陽北嶽廟應該都是我國傳統五嶽名山文化中的無價瑰寶。回首再看往事,歷史上曾經發生過的爭執與尷尬早已成為過眼煙雲,前人的所謂疑惑或事實上也業已被歷史本身所理清。


  北嶽琱s位於山西省渾源縣城之南,現代測量其主峰海拔高度為2017米,是其絕對調度,在五嶽中僅次於西嶽華山。在清雍正版《山西通志》中言其高十里,這可能是古人所計算的從磁峽入山處至琱s頂巔的登山里程。


  從今天所能見到的古文獻中考察,古代北嶽琱s的壯美應該絕不亞於五嶽中的其他四岳;若再講到它的可遊覽面積及主點景觀的繁盛,則更是視野宏闊且五彩繽紛。按原渾源州署所藏清乾隆二十八年(西元1763年)重刻《琱s誌》中的記載,其見於名目記錄的自然景觀與人文建築名勝至在大約60處以上。例如金龍峽、天峰嶺、翠屏山、紫芝峪、通玄谷、碧峰嶂、步雲路、琴棋臺、痝說B飛石窟、夕陽岩、果老嶺、虎風口、潛龍泉、白龍洞、石脂圖、集仙洞、浮橋岩、白虎峰和懸空寺、望仙亭、會仙府、翠雪亭、得一庵、白雲堂、太白祠、朝殿、寢宮、紫霞洞、玄武井、九天宮、純陽宮、十五殿、玄帝廟、振衣臺、雲閣虹橋、真武廟、青龍殿、白虎殿、三清殿、仙人墳以及元靈宮、還元洞、三茅窟、龍泉觀、金雞石、大字嶺、聚仙臺、玉羊石等等。後人所謂“琱s十八景”,京即磁山煙雨、雲閣虹橋、斷崖啼鳥、雲路春曉、虎口懸松、果老仙跡、危崖夕照、幽窟飛石、龍泉甘苦、茅窟煙火、金雞報曉、玉羊遊雲、紫峪雲花、石洞流雲、脂圖文錦和仙府醉月、弈臺鳴琴、岳頂松風等,事實上即是對北嶽琱s核心區域中一批最為著名的傳統風景名勝景觀的高度概括和精心提煉。


  與我國五嶽名山中的其他四岳一樣,散佈于滿山岩崖與無數古跡名勝間的歷代摩崖石刻,從來都是最為吸引朝山遊客駐足凝神並讚嘆忘返的一項觀賞形式與內容。北嶽琱s懷抱中的歷代名人摩崖石刻大大小小至少曾經存在過近百餘處,其中不乏書法及刻技之極品。例如鐫刻于浮橋岩左由明代御史王獻臣所書的“千岩競秀,萬壑爭流”八個行書大字,又如得一庵附近的古篆“元岳”二字,再如琴棋臺旁明代人古從化寫的“一局爛柯”等均是。摩崖刻字不但書道蒼古精湛,而且辭義選擇大氣而警奇。諸如“景對南天”、“統地通天”、“不在人間”、“路接天衢”、“物外仙都”、“瞻天仰聖”和“崑崙首派”等等。而尤其使人意外的是,在這許許多多摩崖佳,竟然還有中唐著名詩人李白的一首名作珍藏于內。


  李白所書摩崖內容名曰“壯觀”。清雍正版《山西通志》中記載說:“‘壯觀’,唐李太白書,刻磁峽東崖上,筆力遒勁,人多摹拓。”為什麼人們都要來摹拓,這可能也就是我們現代人今天據說的“名人效應”吧。由於李白的這兩個“壯觀”大字,明成化10年(西元1474年)時,人們就在這幅“壯觀”摩崖石刻的旁邊山崖上專門建造了一座太白祠”。太白祠與“壯觀”摩崖大字位於磁峽東崖上,正好與對面西崖上北魏時所創建的那座大名鼎鼎的琱s懸空寺隔峽相望。後人常猜測說,李白所寫的這幅“壯觀”大字,可能正是他對面前這座奇異建築的驚嘆讚賞之所致。但讓我們感到萬分痛惜的則是,李白所寫的“壯觀”二字連同那座明建的太白祠後來竟完全塌毀,而失其所在。有關這一處北嶽琱s文化中的珍貴名勝,至今留給我們的只有一片永世的遺憾懷感嘆而已。據說現在在大同市內的華嚴寺中還保留有一塊李白“壯觀”二字原作的複製品,假若此事無假,當屬不幸中之大幸之事也。


  李白是否真到過渾源的北嶽琱s?即便到過他是否真寫過“壯觀”二字?在這樣兩個問題上,多少年來筆者曾經和很多朋友在一起討論切磋過,多數人不相信李白真來過渾源琱s,更不相信渾源琱s的“壯觀”二字真是李白所寫。原因很簡單,李白是一個愛山愛得發瘋的詩人,凡他去過的名山可以說無不留有他的詩作。可以說登名山和寫名山之詩是李白一生的生命本能。換名話說,探究李白是否登臨過渾源琱s,至要的關鍵是檢索他是否寫有琱s之詩,而不是其他。但是,翻遍李白一生所有的詩作,偏偏就沒有哪怕是一篇和北嶽琱s有一點點關係的。這豈不怪哉,所以,大多數人就懷疑所謂李白“壯觀”二字的真實性。
  然而,對這同一個問題,我卻有一些和大多數朋友完全不一樣的看法。我以為對有關詩人李白曾經登臨過渾源琱s並留有“壯觀”題書的歷史傳聞,我們一定不能輕易否認或簡單否定。根據有三。第一,李白在他的詩作中不但清楚明白地講過“嘆我萬里遊,飄飄三十春”這樣的話,而且更信誓旦旦地在廬山向他的朋友盧虛舟表白出他畢生的願望或者是已經成為事實的實踐,那即是“五嶽尋仙不辭遠,一生好入名山遊”和另一首詩中“採秀辭五嶽,攀岩歷萬重”的名句。若認真遍覽李白身後的所有詩作,誰都會相信他所謂“萬里遊”和“飄飄三十春”的話絕對不會是吹牛。再來審視“五嶽尋仙不辭遠”一句的真實性,僅從《西嶽雲臺歌送丹丘子》、《遊泰山六首》、《登巴陵開元寺西閣贈衡嶽僧方外》和《贈嵩山焦煉師》等詩作篇目及其詩中內容人推敲,李白的北嶽琱s之遊也應該屬於事實。否則,詩人“五嶽尋仙不辭遠”和採秀辭五嶽,攀岩歷萬重”的話就無法理解和解釋了。第二,從李白詩作內容中我們確知,李白曾經遊歷過雁門關、廣武古戰場和太原晉祠,甚至還包括塞北陰山與燕山南北一帶。這些地方可以說與渾源琱s已是近在咫尺。以詩人對五嶽長久嚮往的殷切願望而言,即使拿常人常理而論,既然已走近琱s,也絕然沒有放棄這一機會的道理,何況是李白斯人哉?第三,世人皆知李白是一位道風十足的詩仙。他曾經在其詩作中吟誦出這樣直率的句子:“余嘗學道窮冥筌,構中往往遊仙山。何當脫履謝時去,壺中別有日月天。”而北嶽琱s在道教洞天中的地位,也同樣是世人所盡知的。僅從這一點看,李白北上塞外之後就近尋訪北嶽,也當在情理這中。例如李白後來真到了雁門關時,又曾有詩寄予關,君為峨眉客,心懸萬里外,影滯兩鄉隔。”在同一詩中,李白還寫以:“久欲入名山,婚娶殊未畢。人生信多故,世事豈惟一。”後三句已經失卻了詩人歷來所有的仙風與灑脫,但畢竟第一句還是涉及到了“久欲入名山”這一在李白而言的人生“永琤D題。”此時此地的“名山”是指哪一座呢?我想,除了北嶽琱s,在李白來說,北方塞外恐怕再沒有另外一座名山會對他產生更大的吸引力了吧。


  事情也真蹊蹺,詩人李白一生登臨了中華大地上那麼多的名山,且凡登皆盡有詩,惟北嶽琱s卻做得如此彆扭。無詩也就罷了,偏又有“壯觀”二字鼓惑人。李白這樣的胸懷袒蕩之人,原來也有不明不白的時候。

發表感言
 
·台灣媒體山西根祖文化民俗文化行
·汾酒飄香 台灣記者三晉行
·“唐風晉韻--海峽情”書畫交流活動暨田樹萇個人書
·宣傳片-飛越山西
·話劇立秋2
·話劇立秋1
·話劇立秋4
·2013晉劇院
·感懷于成龍
·京城有個"都一處"
·到"山西大院"看什
·山西"地窨院"正在
·山西麵食甲天下
·研究"女書"第一人
·武鄉 沒有圍椌漪鶡滼晡姚]
·印象汾河
·追溯遷徙者的記憶 探尋華夏子孫的故鄉
·名邑名城出名將--朔州
·雄關漫步說邊防--寧武
·龍山石窟
·天龍山石窟
·王家峰墓群
·明秀寺
·永祚寺
·侯馬旺旺食品有限公司
·山西聚莘電子科技有限公司
·山西浩誼閥門管件有限公司
·山西金華苑賓館有限公司
·山西海銳五金工業有限公司
·山西臺海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分享山西的點點滴滴
·根在山西 情係故土
·遠隆人情注芮城
·海峽飛鴻敘真情
·看了《壽陽家》就像回了家
·臺商李永豐:在晉中投資很快樂
 
友情
鏈結
主辦單位:山西省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