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風晉韻--海峽情”書
·忠義精神聚兩岸 三晉文化
·台灣記者三晉行 平遙國際
·跨越海峽的溫暖
當前位置>>論著
彭允好:關公文化背後的儒學價值觀
2015-08-11 14:49:12    華夏經緯網

  關公,姓關名羽,字雲長,山西河東解良人,是三國時期中最富傳奇色彩的名將。關羽的事跡,較可信的記載是《三國志》。而廣泛流傳卻是明初文學巨著《三國演義》及民間戲曲作品。統觀三國,名士如流,戰將如雲,除神機妙策的諸葛亮稱“智聖”外,能稱聖的就是關羽。在民間的“道統”中,因其仁義,被尊為“忠義”之神;揚其勇義,尊為“勇武”之神;取其信義,尊為“善財”之神;愛其學義,尊為“尚學”之神。形成與“文聖”孔子齊名的“武聖”, 出現了信仰和崇拜關羽的“關公文化”。這不能不說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一樁奇事。

  所謂關公文化,其實是中國儒家價值觀,借助通俗小說普及,通過中國特有的文化結構表現出來的結果。研究關公文化,可以探索上層傳統精英文化“下放”到民間所經歷的流變和折射出的文化現象過程,為破解神文化的秘密,提供一個重要的案例。

  一 、儒家價值觀貫穿關公文化的精神內核

  1、好習儒學經典《春秋》,是關羽被神化的理念前提

  無論是供奉關羽祠祀廟宇,還是史書古籍,關羽的塑像與畫像多是頭戴夫子帽,面色亦紅,身著綠袍,孜孜不倦,一手捋長鬚,一手執《春秋》的形象。

  《三國志演義》多處提到,戎馬一生的關羽,常讀儒經《春秋》,愛不釋卷。最動人的造型是在古城,他讓兩嫂居室內,自己秉燭達旦在戶外讀《春秋》。另在第二十七回中胡班領令王植,欲以幹柴引火燒死關羽時就曾窺見“關公左手綽髯,憑幾于燈下看書。”

  如果說關羽在《演義》中的故事帶有濃墨重彩的藝術加工的話,他的喜愛《春秋》,學而不厭的精神則是真實的。劉宋裴松之為《三國志》作注,在《江表傳》曰:“羽好《左氏傳》諷誦皆上口”。《吳書周瑜魯肅呂蒙傳》中,當魯肅代周瑜時,連關羽的對手呂蒙將軍也評價:“關羽實虎熊也”,而且“斯人長而好學,讀《左傳》皆上口,梗亮有雄傳,然性頗自負,好淩人。”此外,專家還從其家學淵源,來佐證關羽的諳熟《春秋》的史實,在山西解州關羽故居出土記載關羽祖父的碑刻中,其祖父石磐,“公衝穆好首,研究《易傳》《春秋》。”其父杗諱毅,字道遠,“篤考有至性,仍先志,具幹窀穸于所著讀書處。”碑記關羽本人則是:“帝生而英奇雄駿,既受《春秋》《易》,旁通淹貫,以古今事為身任。”秉承家學,自幼得學,使關羽踐行春秋大義的人物更加定位成形和豐滿完整。如今,關羽故鄉的春秋樓,當陽關陵的春秋閣,台灣新竹的關帝廟,都為“秉燭達旦”的閱讀《春秋》的形像式。

  2、重信俠義是關羽被神化的事實根源

  關羽“亡命奔涿郡”,是因怒殺貪財好賄恃強淩弱,殘害百姓的惡霸縣令,被迫離鄉出走,展示他剛正不阿,為民鋤強扶弱的俠義。後與與劉、張桃園結義,立下盟誓:“雖然異姓,既結為兄弟,則同心協力,救困扶危;上報國家,下安黎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願同年同月同日死。”開始了他履行誓言,忠義兩全的人生軌跡。新野之戰,關羽因寡不敵眾,處在重圍中,曹操愛其才欲降之,眼看事關二嫂安危,他忍辱負重,深明大義地提出既忠於漢室,又守於人義先決條件。身在曹營的關羽,面對曹操政治上的封官進侯,生活上一天一小宴,三日一大宴,賞美女,賜金銀,贈綠袍,給綢緞,仍然毫不動心。曹操見關羽坐騎痩弱便把呂布的赤兔馬送給他,沒想到關羽卻高興地大笑,此馬日行千里,好讓我可以順風去尋兄長呵!曹操察關羽心神無久留之意,叫他的好友張遼去探問,關羽感動地說:“吾極知曹公待我厚,然吾受劉將軍厚恩,誓以共死,不可背之。吾終不留,吾要當立效以報曹公乃去”。曹操多次讚嘆關羽:“事君不忘其本,天下義士也!”

  3、勇武善戰是關羽被神化的民間基礎

  “威武不能屈”,是儒家歷來倡導做人的原則。在元代《三國志平話》本,描寫他雄偉印像:生得神眉鳳目,虬髯美鬍,面如紫玉,身長九尺二寸,跨上赤兔馬,手提青龍偃刀,威武剛勇。“溫酒斬華雄”,表現關羽出身雖為小小“弓馬手”,初上沙場卻顯忠義大將身手,叫世人刮目相看。“斬顏良、誅文醜”,是體現關羽勇猛的兩個畫面。曹操與袁紹決戰,袁紹帳下的大將顏良十分驍勇,連殺曹軍幾員名將,只好挂出免戰牌。此時,張遼進言:“非雲長莫敵。”當曹操以鞭指向顏良說他如何豪勇了得,關羽見後卻說他是插草標叫買的酒囊飯袋,“羽望見良麾蓋,策馬刺良于萬眾之中,斬其首還,紹諸將莫能擋者”。不久關羽又誅殺了袁紹派來的“無敵大將”文醜,曹操不由讚曰:“關將軍,神人也”。“千里走單騎、過五關斬六將”,把關羽的勇猛形象推向高潮,在千里送嫂尋兄的途中表現得淋漓致盡,雖是曹操懷義放行,其部下卻緊閉關口,無奈的關羽只得衝關奪路,待放行文書趕到,他已過五關斬六將。至今,人們嘴邊常留一句警言:“莫要在關王爺面前耍大刀。”“戰長沙、義釋黃忠”,是關羽與英雄惺惺相惜。把關羽的勇猛附上“義”的理念。孔明言長沙守城老將黃忠有萬夫之勇,射得一手神弓,且人之忠良,第一天交戰,黃忠馬失前蹄,關羽勸換馬再戰,第二天再戰,黃忠謝義相報,只張弓射下關羽頭盔上的紅纓。最終,關羽義釋黃忠歸順漢劉。在關羽的最後生涯中,獨擋一面,身經百戰,威振華夏,差點讓“曹公議遷許都以避其銳”;他過江東、單刀赴會,有膽有識;水淹七軍、擒龐德,他智勇雙全;刮骨去毒,談笑自若……

  4、誠信的品格是關羽被神化的思想根據

  誠信是儒家的道德追求。本來爭仗與行商是兩回事,由於關羽以信義卓著,正是誠信與仁義打通二者的界限。於是,手握大刀的關羽被後來商家、特別是如今的生意人視為“善財之神”。     華容道上,立下孔明軍令狀的關羽守在峽口,阻擋大敗而逃,沒有戰力的曹軍,狼狽不堪的曹操對關羽道:“大丈夫處世以信義為重,將軍深明《春秋》,豈不知庾公之斯追子濯孺子者呼?”雲長聞之,低首不語,冒著自己違反軍令的生死,而大膽放走了曹操。義理是仁心,一個以義報恩,義無反顧的關公活生生地出現人們心目中。孔子說過:“君子取財有道”,“不以利為利,以義為利”。中國人歷來恪守儒家的“君子喻于義,小人喻于利”的教誨,關羽是“言必信,行必果”的君子,所以贏得社會的信任和敬仰,這正是商家所需的從業價值,行商的底線。

  二、傳統文化結構是關羽成“神”的原因

  1、儒家價值觀是關羽被神化的內在因素

   儒家思想在中國能成為中國文化的主流,是因為其符合中華民族的需要,儒家思想已深深地沉積在我們民族的心靈深處,深刻地影響民族價值觀和待人處世的風格。關羽從關羽走向關公,從“武將“走向“武聖”,與其說是儒家價值觀的體現者,還不如說用儒家的價值觀來塑造的神象。

  關羽喜讀《春秋》。《春秋》是中國傳統社會的“聖經”,之一,一名勇武之將,能夠常讀《春秋》,本身就是一種震撼,著名的歷史學家雷海宗說過:“在傳統文化中,兵伍之人在老百姓心中是沒有文化的形象”,而關羽在戎馬之餘,武偃文修,識春秋守大義,正符合了“好文”的中國人們的心理定位。再者,關羽的勇武忠義正符合了長期處於顛沛流離,朝不保夕的小民提供有效保護的心理幻想。關羽的誠信的品格正體現人們對社會秩序的追求,人們正是用他自己的價值觀和追求來塑造出自己喜歡的偶象。

  2、民間的信仰是關羽被神化的直接因素

  魯迅說過“國人的歷史知識大多來自平話小說”。小說中的人物的“光輝” 往往掩蓋了歷史上真實人物的弱點,超越了歷史本人的意義,獲得了抽象化的再生;再者,中國傳統社會的民間是多神教的信仰,這也是歷代著名的歷史人物能夠跨入儒、釋、道各家門檻的直接原因。道教是中國土生土長的宗教,在其不很嚴密的理論和經典堙A以樹立眾人尊奉的關羽來做為本教神,是其教派發展的需要;佛教是外來宗教,但也要面臨著中國化的要求,才能在中國獲得發展。至於歷代統治者的提倡,乃是看中其所蘊含的“核心”價值。因此,在缺乏歷史哲學的國度堙A特別是在文盲佔絕大多數的民間無法用高度概括性的概念來表達這種抽象化又有多種文化意蘊的偶像,只能借助“神的力量”把關羽推向至聖的寶座。

  毋庸置疑,關羽的神化始終貫穿著儒家的核心價值,除了漢、蜀皇帝冊封的“漢壽亭候”、“五虎上將”與“壯繆候”外,宋代賦予其“忠”,明代頌其“忠義”,清代又將關公信仰神明化,儒家稱他為聖人。由於得到了民間的追奉,佛教尊他為守護神,進禪寺,升化為“伽藍神”,道家拜他為帝君。入道觀,穩坐帝君殿位,歷代各地縣的關帝廟宇為中國最多,僅台灣現就有900多座,香火不斷,至今旺盛。更為重要的是,關羽的精神已融合儒家的禮義倫理,禪宗的善義慈心,道教的俠義道行的精髓,成為“三教合一”都沾光的“武聖”,值得一提的是,關公的偶像在清代也一度成為民間會黨組織的護佑神靈,會黨雖來自群眾,但並不代表群眾的利益 。

  關公文化是中國傳統文化“一體多元”的文化結構下培育出來的果實,也就是以儒學為宗,各種文化並存的和諧相容的文化格局下歷史結果。關公文化曲折地反映了中國民族文化特色。

婚俗 生育習俗
春節 廟會
遊藝 其他節日
近代山西 古代山西
地方小戲 山西鑼鼓
山西民歌 文化遺產
山西戲曲 萬榮笑話
藝術人物 藝術研究
三晉王侯 政治名家
山西名將 歷代佳麗
文化名人 當代名人
名人與山西 名人故里
特色晉菜 特色麵食
地方名吃 名酒名醋
五穀雜糧 地方特產
手工藝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