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簡介
·行政區劃
·河南省交通概況
·河南省教育概況
·台灣未來媒體人河南創作交流之旅
·“中原情.一家親”豫臺經貿文化交流活動
·第九屆豫臺經貿洽談會
·中原經濟區合作之旅
·省委臺辦綜治和平安建設工作
·台灣往大陸打電話怎麼撥號?
·大陸游客赴臺遊必知事項
·赴臺購物“攔腰斬”還是“莫講價”
·大陸往台灣打電話怎麼撥號
·台灣觀光旅遊 遊客須兩證齊備
 
  當前位置  >>  根在河洛
潁考叔追回“君主一言”“潁陽舊事•家在潁谷”系列之二 
2009-05-05 09:17:23 華夏經緯網

    中國文化講究說話算數,崇奉“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一言既出,無論對錯,都是不能翻悔、不能收回的,是一定要說話算數、踐行諾言的。

  士大夫與普通百姓,遵循這一法則;君王以身作則,必須帶頭恪守這一法則。由此,儘管生發出“領導總是對的”這一副產品,但它的正面意義是毋庸置疑的——倘若一個社會言而無信,說話一如刮了場大風,那麼這個社會肯定是人間地獄。

  商鞅變法,起點是說話算數——商鞅立木,奠基強秦;鄭莊公一氣之下發毒誓:“不及黃泉,無相見也”——如此這般,倘若此生再見母親,那不是“君有戲言”!

  君主之言,史官筆錄。古代中國,史官制度本身就是對君權的一種制約,史錄以蘊含宗教虔誠的歷史意識立言,制約著絕對君權。

  “君有戲言”,不但被天下人恥笑,韆鞦萬代都要被人恥笑——那個烽火戲諸侯的周幽王,就是鄭莊公的前車之鑒。

  但是,鄭莊公一時失言,對母親發下“不及黃泉,無相見也”的毒誓,同樣青史遺污,時人笑話。

  因為中國文化重視孝道,百善孝為先。

  舜是孝的楷模,孟子看重舜的孝心。孟子有個假設:舜是賢王,舜的父親不是好人,萬一父親犯法,舜怎麼辦?

  孟子給出的解決方案是:舜一定要先把父親抓捕歸案,以正國法;到了半夜,舜一定要偷偷地溜進牢堙A背走父親,隱居鄉野,自此不問政事,侍奉父親。

  孟子的胡思亂想,道出了孝的重要;他在面對兩難給出的解答方案,不如潁考叔“黃泉見母”來得漂亮。

  面對“君無戲言”,潁考叔忽悠出了個“隧(隧道,黃泉)而相見”,“其誰曰不然”?

  公(鄭莊公)入而賦:“大隧之中,其樂也融融!”姜(母親武姜)出而賦:“大隧之外,其樂也泄泄。”

  君言永遠正確,天倫就此回歸——潁考叔的巧思妙想,勝於駟馬,追回“君主一言”,化解了鄭國一場嚴重的政治危機。

  現在看,“隧而相見”就是個腦筋急轉彎。

  能急轉這樣的彎,要有“君主總是對的”的寬容,更不可或缺的是否定“君主總是對的”的政治智慧。

  總是溜須拍馬的人,轉不了這樣的彎。因為溜須拍馬者只會跟在光著屁股的皇帝後面高喊:看呀,我主萬歲的新衣多麼漂亮呀!這樣的人,只能害害領導,敗壞敗壞社會風氣。一個正常的社會,呼喚消解矛盾的潁考叔,剪除無端溜須拍馬的人。

  “黃泉”釋君言,“闕地及泉”

  潁考叔?儘管名字很怪,但記住他,也許並不需要馬英九先生所稱的“國學底子”。

  不必去讀《左傳》,只要看看普及讀本《古文觀止》也就行了。《古文觀止》的開篇之作,選的就是發生在河南的“鄭伯克段于鄢”。

  “段”偷襲鄭莊公,也就是“鄭伯”,他的一奶同胞,企圖篡奪鄭國,他們的母親武姜(姜氏)打算打開城門,當她溺愛的小兒子——“段”的內應。鄭莊公獲知段來偷襲,說:“可以出擊了。”

  鄭莊公命令子封率軍直搗段的老窩——京城,並在鄢地“克段”叛軍。

  因為母親武姜偏愛于段,鄭莊公與段兄弟二人反目成仇。鄭莊公平定了段的叛亂,一氣之下竟然說了“不及黃泉,無相見也”的狠話,並將母親請出國度,置於“城潁”——

  遂蜫姜氏于城潁,而誓之曰:“不及黃泉,無相見也!”既而悔之。潁考叔為潁谷封人(封疆大吏),聞之(國君這樣的家務事顯然不合周禮,怕天下恥笑自然不會廣而告之;不安置在潁考叔管轄的地盤,他不可能“聞之”;就是“聞之”,潁考叔也只能裝傻),有獻于公(潁考叔向莊公獻貢)。公賜之食,食舍肉(把賜肉打了包)。公問之,對曰:“小人有母,皆嘗小人之食矣,未嘗君之羹,請以遺之。”公曰:“爾有母遺,鋢(惟)我獨無!”潁考叔曰:“敢問何謂也?”公語之故,且告之悔。對曰:“君何患焉?若闕地及泉,隧而相見,其誰曰不然?”公從之。

  公入而賦:“大隧之中,其樂也融融。”姜出而賦:“大隧之外,其樂也泄泄。”

  遂為母子如初。

  縱觀整個“隧而相見”事件,莊公“主動”,潁考叔“主辦”——作為“潁谷封人”,潁考叔在“城潁”“闕地及泉”,鄭莊公趕往“城潁”拜見母親,當為常態。

  但“城潁”在哪兒呢?

  2009326,車上鄭少洛高速,登封市政協文史委副主任常松木先生陪同記者尋訪“城潁”。

  為消解沉悶,常先生給記者說了一個順口溜——

  爺爺在河媦結謋斑翩A爸爸提著籃子在河媦斑翩A我們這一代撅著屁股在河媞N魚,我們的孩子蹲在乾枯河道媯o呆想魚。“在登封,‘石君潁’,也就是石道、君召、潁陽,幾乎是貧窮的代名詞。”常先生出生在君召鄉北夏莊,他對“石君潁”的人文地理爛熟於心,“這幾個鄉鎮在金代之前,是潁陽縣的中心區域。歷史上,潁陽縣廢置無常,到了金代,徹底併入登封,不再設縣。這次讓你來看‘潁陽’,看的是‘大潁陽’,不只是當下的潁陽鎮,是歷史上的潁陽縣曾經管轄的區域。”

  行政區劃變易無常,山山水水變了模樣——古老的“城潁”,今日還在嗎?在的話,又在哪?

  心埵b打鼓,車在君召下了高速。

  車子北行,不幾分鐘,常先生把一座古城“搬”到了記者的眼前。

  忽高忽低的城晼A圍起一個不規則的長方形的古老的城。

  古城北門之外,立著一通嶄新的石碑,上書:河南省第三批文物保護單位 黃城故城 河南省人民政府二○○○年九月二十五日公佈 登封市人民政府二○○七年五月十日 立。黃城故城在登封市君召鄉黃城村。故城北望馬鞍山,南臨陳窯水庫,東、西各有一溝,三面環水(東、西二溝在城南匯流,而今築壩而為陳窯水庫),一面依山,藏風聚氣,易守難攻。

  黃城故城南北長約600,東西寬約220,面積約15萬平方米。而今城內遍植莊稼,地表紅陶片、灰陶片俯拾皆是。

  尚未進行考古發掘。文物專家通過對城楰v造方式與地表觀察,初步斷定:黃城故城是一座春秋時代的古城遺址。

  為什麼名曰黃城,沒誰能說得清楚。

  儘管潁考叔把鄭莊公母子一笑泯恩仇的事件忽悠為“隧而相見”(另外,潁考叔說“闕地及泉”,亦為隱晦“黃”字),且設問“其誰曰不然”——誰敢說鄭莊公說話不算數?而且就此消解了鄭莊公的不孝。但是,因為他當初說過“不及黃泉,無相見也”,無論百姓還是文人,還是喜歡將“隧而相見”說成“黃泉相見”——儘管“黃泉”不太好聽。

  “城潁”是否因此成了“黃城”?

  這樣來的“黃城”,自然與“黃泉”難脫干系。但“黃城”畢竟還在住人,隨著時間的流逝以及“黃泉相見”不再具有“當下效應”,人們也就不再把“黃城”與“黃泉”相牽涉——只是留下“黃城”之名,以致今天沒人知道“黃城”的來龍去脈了。

  倘若“黃城”不是“城潁”,“城潁”又在哪?

  直到目前,“潁谷封人”的轄區內,沒有發現春秋時期比較像樣的城池。

  倘若“城潁”就是“黃泉相見”的“黃城”,那麼“黃城”是否還有讓鄭莊公“其樂也融融”、讓武姜“其樂也泄泄”的“大隧”呢?(首席記者于茂世記者陳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