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河南簡介
·行政區劃
·河南省交通概況
·河南省教育概況
·河南省經濟概況
·河南省科技概況
·河南省衛生計生事業發展概況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河南省各省轄市和省直管縣臺辦
·河南省台灣同胞聯誼會
·鄭州市台資企業協會
 
  當前位置>>地理河南
黃河“豆腐腰”:花園口的悲壯
2017-06-29 16:05:01 華夏經緯網
  【緣起】

  花園口地理位置特殊,在黃河“豆腐腰”最緊要處,是黃河容易氾濫的地方。這也是當年國民黨軍隊選擇在這裡扒口的原因。我們今天在這裡尋找當年扒口的蛛絲馬跡,卻感覺到了花園口的滄海桑田和歷史的詭異。

  花園口在“豆腐腰”緊要處

  當我們再次來到花園口時,這裡沒有冬日的暖陽,冷森森的霧靄,將天空遮得一片灰暗,站在雄偉的將軍壩上,關於歷史的這個疑問,再次涌上心頭。

  今天所謂的花園口,實際上是指花園口險工段,從我們腳下的花園口引水閘開始,向東一直到找蘭莊。這段長11.6公里的距離,分佈著152座壩、垛及護岸。它們用堅固的岩石堆砌而成,已非扒口當年的堤岸可比。“確保黃河安瀾”,在花園口引水閘的閘壁上,醒目的大字提示著對這一段險工的重視。這座建造于1955年的閘口,機房已被改建成倣古的建築,雖然年代並不久遠,但歷史的痕跡濃重。“銅頭鐵尾豆腐腰”,這是黃河素有的稱呼。作為“豆腐腰”的緊要地段,花園口當年的脆弱可以想見。要不然,當年國民黨軍隊也不會選擇在這裡扒口。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在我們所站的將軍壩的西側不遠,蹲臥著一尊鐵制獨角犀牛,坐南朝北,面向黃河。犀牛在黃河文化中佔有重要地位,往往被百姓視為鎮河的神獸。

  我們在鐵犀的背部,發現了于謙刻寫的《鎮河鐵犀銘》,看樣子,有幾百年的歷史了。其實真正由於謙刻製的鎮河鐵犀在開封黃河岸邊的鐵牛村。這裡所放的,不過是一件仿製品而已。

  在明朝洪武二十年和永樂八年,黃河在開封氾濫決口時,于謙均受命出任河南巡撫,治理黃河大堤及開封護城堤,並在鐵牛村的回龍廟埵w置了鎮河鐵犀,用以鎮壓水患。

  讓人迷失其中的花園口

  我們一踏上花園口的地面,就感覺有一種歷史的迷失,這種迷失仿佛是一種幻覺,提醒我們黃河決口其實不應該發生在花園口。

  但它偏偏選擇了花園口,這讓我們覺得不可思議。偶然或必然,或在不經意間,歷史就拐了個彎。“事實上,蔣介石決定在黃河扒口時,第一個選擇的並不是花園口,而是選擇了中牟的趙口。”原邙金河務局(今惠金河務局)副局長余漢清說。

  趙口在哪?翻開地圖,順著花園口向東,走上26公里的路程,就可以很輕易找到,因為這裡有著非常醒目的標誌——趙口引黃閘,以及一條1.6公里長的趙口引黃幹渠。別小看這個閘口和這段幹渠,它關係著中牟和開封尉氏、通許等三縣的灌溉。

  從現在所建的閘口可以判斷,趙口是一個適宜放水的地方。71年前的6月,這裡也確實被挖開預備放水,但沒有成功。正是那次沒有成功才使得趙口顯得比花園口寂寞了很多。

  還原趙口的扒口經過,無疑很難。被人們寄予厚望的趙口,在1938年6月4日,迎來了國民黨53軍萬福麟部,他們來到趙口的三柳寨,在相隔40米以內的地方挖出兩個口門,將黃河水從這裡放出。

  這其實是一個完美的想法:從口門流出的黃河水,將沿著道光二十三年黃河決堤時的水流方向,順賈魯河河道,經中牟、尉氏、扶溝、西華、太康及安徽太和等地,到周家口(今週口)匯入沙河,再入淮河,以便阻斷盤踞在這一帶的日軍。

  但現實是,第一天挖出的口門太小;而第二天重挖的口門,雖然成功,但主河道已經北移,黃河水已無法從這裡決堤。

  歷史沒有選擇趙口,它最終選擇了花園口。

  當年的扒口處在哪?

  走進花園口,人們不由自主地就會尋找當年扒口的所在。這實在是一個詭異的地方。

  我們從將軍壩沿著河堤向東走數十米,就看到一處大壩上豎著一座人身狀的石碑,這就是花園口決口口門的西界碑;有西界碑必有東界碑,然而我們在東邊找到東界碑時,發現二者竟然有近1.5公里的距離,而其準確的距離則是1460米。

  這是一個令人害怕的距離,你可以想像,黃河在此決開的口門最大時竟然有將近1.5公里的距離,從此流出去的黃河水該有多大。

  余漢清說,其實剛開始扒口時並沒有這麼大,他們只扒開了50米寬的口門,而隨後口門越來越大,這是黃河水沖刷和日軍又炸過幾次的結果。

  這是我們事先沒有想到的情況。我們很想看看,最初挖掘的這50米寬,在什麼位置。

  從西界碑向東,從黃河公路大橋下穿過,行走不遠,就可以看到一個廣場。這個廣場就是“扒口廣場”,在其入口處,豎立著一座低矮的紀念碑,最上端寫著“一九三八年扒口處”字樣;其下端則是當年河水氾濫、百姓流離失所的場景雕塑。

  從紀念碑所立的位置看,似乎此處即為1938年的扒口處,但曾主持修建“扒口廣場”的余漢清說,嚴格地說,這裡並不是十分準確的扒口處,原來的扒口處應該在今扒口廣場的東邊不遠。之所以沒有選擇將廣場建在原址上,是因為扒口原址現在正好在一處大壩上,因無法在其上修建雕塑而放棄。

  以關帝廟為坐標的抉擇

  我們現在尋找扒口處似乎輕而易舉,但當年選擇在花園口的扒口處時,並不容易。

  余漢清說,趙口扒堤時,駐紮在花園口南京口鎮的國民黨新八師師長蔣在珍,曾經在1938年6月6日前往視察。在視察回來的路上,他認為扒口之所以失敗是因為選錯了地址。

  究竟選哪比較合適,他在回京口鎮的途中,跟隨行參謀熊先煜反復討論,最後確定了兩個地點,一個是花園口,另一個是離趙口不遠的馬渡口。而他們最終選擇了離敵人更遠的花園口,這樣可以有較充裕的挖掘時間。

  但選擇在花園口的哪個位置挖掘,並不好確定。

  當日夜12時,蔣在珍、熊先煜和前去視察的魏汝霖一起,連同工兵連長馬應援、營長黃映清等六人一同前往花園口查看,“清風拂拂,河水潺潺,月光暗淡,水位莫辨”,他們靠手電筒摸索到次日淩晨兩點,也沒有結論。考慮到關係重大,六人不敢盲目選址,就坐在車中,蜷縮了一夜。

  第二天黎明時分,熊先煜等人餓著肚子,沿河而上繼續考察。他們路過河堤上的關帝廟時,忽然想起向關公敬香(實際上是香煙)磕頭,熊先煜還跪在地上默默禱告:“關老爺,中華民族眼下遭了大難,被日本鬼子欺侮得慘。我們打不過他們,萬般無奈,只好放黃河水淹,淹死了老百姓,你得寬恕我們。”

  熊先煜最終決定,以關帝廟為坐標,在關帝廟以西約300米處,進行挖掘。

  這裡為黃河的彎曲部,河水洶湧而來,卻突然受阻,產生較大的壓力之後,衝向河堤。這樣的陣勢,很適合黃河水衝堤而出。

  那座被作為坐標的關帝廟,早已經不存在。幾年前,當地村民曾呼籲重建,以示紀念,但因為資金問題,並沒有成功。

  我們站在已經模糊不清的原址上,想像當初他們做出選址決定後,熊先煜等4人“神色莊嚴,淚光朦朧皆不能言”的情形,不禁欷歔。

  上世紀90年代,曾有人問起熊先煜的狀況,得知他還在重慶生活,那人問余漢清:“他現在為當初的決定後悔嗎?”

  余漢清回答:“作為軍人,他沒有選擇!”

  沒有選擇的“破壞之師”

  同樣沒有選擇的還有新八師,這支駐紮在京口鎮的部隊,擔負著保衛黃河沿線防務的重任。早在1938年2月,在日軍還沒有攻打中原時,他們已奉命炸掉了鄭州黃河鐵橋,以防止日軍過河南下。而這一次,在花園口扒口的任務,又落在了他們的頭上。因這兩樁事件,這支部隊在抗戰中落下了“破壞之師”的稱號。

  花園口村80歲的崔雙起老人對駐紮在京口鎮的新八師格外熟悉。他經常在駐地附近玩耍,還觀看士兵們操練。但在1938年6月7日早晨,他驚奇地發現,這支軍隊竟然開到了花園口,聽說他們要在這裡扒口。

  歷史給這支軍隊抹上了悲壯的色彩。這個師共出動了三個團的兵力,一個團擔任護衛,其餘兩個團擔任扒口決堤任務。

  崔雙起所能看到的,只是在週邊擔任護衛的人,這些人擔負阻止村民進入現場的任務。

  雖然崔雙起沒有看到挖掘現場,但我們從當年新八師的參與者的回憶中,發現了不少還原當時現場的資料。

  挖掘是從河堤頂部50米寬處斜著向下進行的,這樣挖到底可保證口底有10米的寬度,也可以防止像趙口扒堤那樣造成坍塌堵塞。

  為了加快挖掘進度,士兵們在大堤內側挖出了10個臺階,每一個臺階約3米寬,然後層層往上扔土,每層有人相互接應。

  這樣的工作量,只用了兩天的時間,到了1938年6月9日清晨6時,花園口土方挖掘工程就已完成,這時的口門處只剩下一米多寬的擋水暀F。

  最後放水的時刻到來,挖掘的士兵撤退後,“用電氣發火,同時炸開全部擋水晼A水流猛急,不一會兒就把岸邊柳樹沖倒了”。

  花園口村的滄海桑田

  站在今天的扒口廣場上,我已經無法想像當時的工程量究竟有多大。

  根據余漢清的介紹,現在的花園口黃河大堤有100多米寬,在2003年黃委會搞堤壩標準化建設時,加寬了一半以上。而以前所建造的紀念花園口事件的兩座亭子,也在此次標準化中被完全掩埋。

  我們已不可想像原來河堤的高度了,而河堤外的花園口村,已經比原來的地勢高了3米多。滄海桑田,只不過71年,改變卻如此迅猛。

  崔雙起說,原來的黃河水比現在大多了,而河堤外的地勢也比現在低多了,黃河水很容易從河堿y出來。

  而根據多位見證人的回憶,開始放水時,河水並不是很大,但一個小時後,水的沖刷力度加大,決口處擴展到10米以上,水勢逐漸猛烈,黃河主流逐漸被南移,順著決口而出。

  為了加大口門的寬度,師長蔣在珍還特地請來了炮兵,對著決口一連轟了六七十炮,又把決口擴開了6米左右。

  不可拒絕的黃河水,開始漫延,形成遍佈3省44個縣的黃泛區,80余萬人成了戰爭的犧牲品,更有數百萬人流離失所,無家可歸。

  一場無聲的戰爭,在花園口拉開了大幕。首席記者 李長需/文

  相關文章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