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河南簡介
·行政區劃
·河南省交通概況
·河南省教育概況
·河南省經濟概況
·河南省科技概況
·河南省衛生計生事業發展概況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河南省各省轄市和省直管縣臺辦
·河南省台灣同胞聯誼會
·鄭州市台資企業協會
 
  當前位置>>地理河南
地理河南之神秘的宛西石頭村 風霜浸不透它的容顏
2017-06-29 16:01:34 華夏經緯網
  石板路,石板橋、石臺階、石樓門、石院晼B石廁所、石磨房、石畜圈……整個村莊像一座青石城堡,掩映在茂林修竹、古藤老樹之中,渾然天成。

  奇怪的是,石頭村周圍的村莊,已是磚結構的平房,為什麼獨有石頭村沒有變化呢?他們為什麼用石頭建造房子?究竟是如何建成的?這背後,難道隱藏著神秘而古老的故事?

  有一首老歌這樣唱:有一個美麗的傳說,精美的石頭會唱歌,它能給勇敢者以智慧,也能給勤奮者以收穫……莫非,這首聞名於世的歌謠,也因石頭村而唱?

  尋找帶來的驚喜

  去年10月,一個暖暖的午後。

  車出內鄉縣城,沿著省道豫52線西行,車速不快,片片紅葉映入眼簾,煞是好看。兩旁高高低低的山坡,足以讓人的思緒隨著海拔的起伏而飄蕩。

  “這個地方,到處都是磚瓦房,怎麼會有石頭村呢?”直到這個時候,筆者依然無法相信石頭村的存在。

  車行6公里,用了10分鐘。此時,司機停了下來。

  “石頭村,就在上面呢!”司機說。

  於是,我們下了公路,沿著一條新修的水泥小路,盤旋而上。又轉彎,再上坡,隨行的鄉政府工作人員說:“到村口了。”

  只見迎面並肩生長著兩株大樹,根如盤龍,皮似鱗甲,像一對老哥倆兒,又像一對老夫妻,在傾訴衷腸,那滿山紅葉寫滿了它們的殷殷相思,卿卿蜜語。

  它們到底有多大歲數,村堛漱H誰也說不準。 

  此時,放眼北望,石頭村盡收眼底,除了驚喜,還是驚喜。

  小村無處不石頭

  石頭村位於內鄉縣乍嶇鄉吳埡村,是以石頭為原料,依山而建的小山村。從地理環境上說,整個村莊順應自然,隨地形和功能的需要,靈活佈局,錯落有致。

  筆者發現,石頭房所建的位置:有的視山坡的陡緩分層築臺;有的在地面不等高的空間,採取屋頂等高地面不等高的辦法建房;有的乾脆以陡峭的崖壁做後晼A另外三邊以石頭砌棓堜苤K…

  石頭房平面佈局呈“凹、曰、目”字形三種,大多為院落式三合院,也有兩進院、三進院的。臥室、廚房、畜圈、儲藏間等功能不同的空間各有分隔。

  就連開墾的田畦,也是在連體石面上用鋼釬、镢頭一點一點鑿出來的,頗如“天然去雕飾”的“井字田”,倒也十分耐看,令人遐思;又如作文用的稿紙,一排排的小方格,傾訴著人類勞動的偉大和艱辛。

  初建者究竟是誰

  站在村子中央,舉目四望,看到的幾乎都是青色的石頭房,椄O石塊砌的,水缸是石板合的,路是石板鋪的,甚至連豬槽和舀米的窩,也是用厚厚的石板一釬一釬鑿出來的。還有石院子堛漸萛遄B石凳、石磨、石碾,隨處可見,令人稱奇。

  那一幢幢高低錯落的石房,那一堵堵參差突兀的石晼A好似一部無字的天書,帶來無盡的神秘和疑惑。

  “啥時候建的我也不知道。”78歲的吳庚年笑笑說,據老輩人講,這些房子至少也有150年的歷史了,有些可能在200年以上。

  筆者在村媯o現了一塊吳氏家族的碑刻,碑文記載,該村的吳氏先祖名叫武迪元,乾隆八年從該縣的龍頭村堰坡組遷移至此,至今已有261年的歷史。

  乍嶇鄉政府的王紅坤補充說,該村的房子,最晚的建造于上世紀五六十年代。

  那麼,200年前,是誰最先發現了石頭建房的秘密?又是誰建造了第一座石頭房?先民們又是如何把石頭房建起來且能使它們歷經百年而不倒呢?

  “都是祖上傳下來的,我們也不知道。”村民說,除了那塊碑刻,沒有發現其他史料,所以,這些疑問,有可能永遠是一個謎。

  椈懇儹_緣何不透風

  是不是什麼樣的石頭都可以建房呢?講究大著呢!

  筆者發現,這裡的石頭房棸擗j多用毛石塊堆砌,也有用精細的片石砌築的,一層層地壘起來,看起來特別像魚鱗。原來,這個地方的石灰岩、水泥灰岩、白雲岩極其豐富,此類岩石層外露,材質硬度適中,節理裂縫分層,易於開採,所以成了良好的建築材料。 

  有意思的是,從外面看,椈壑W的縫隙很大;而從堶惟馴~看,一點縫隙都沒有。74歲的村民吳福堂說,建造時,就用黃泥巴或白灰把石頭縫糊住了,一點都不透風,而且冬暖夏涼。

  房頂上的藍色瓦片,上下彼此搭接,互相疊壓,使表面宛若魚鱗獸甲。窗戶較小,用石料砌築的窗戶有平拱形、圓弧形等。

  沿著正在整修的一條石板路穿行在小村堙A路上還有新鮮的黃土和羊糞。眼光所及之處,均是精美的石頭。此時,你會覺得,大自然是何等偉岸,即使在慘澹的歲月中,也能經營出一片浪漫來。

  小村創造“中國之最”

  小村有40多戶人家,大多是吳氏家族的居民。

  筆者在這裡停留了四個多小時,只看到幾位老人和幾個孩童,除此之外,就是聽到的風聲、鳥叫聲、蟲鳴聲,靜謐得豐富而雋永。

  “這也是石頭村保存完好的一個原因。”乍嶇鄉黨委書記周曉峰說,這個村海拔高,路又不好走,先民們就地取材,用石頭建造房屋。這些年,人們紛紛走出小村,而留守在此的鄉親耕讀傳家,頑強地保持著村子的穩定和延續。周曉峰十分自信地說,在中國,這是唯一的一處,也可以說,是祖先無意中創造了一座“博物館”。

  “它的地勢,它的聚落方式,它的功能分區,比如墓地、農田、居所的分佈等,能夠使人在很短的時間內,看到聚居在這個地方的人們那種古老的傳統農耕文明生活和生產方式,也可以看到它存在的巨大的建築學和人類文化學的價值。”周曉峰說,正是由於現代文明遺忘了這個小村,而這個小村卻因此獲得了獨有的存在價值。

  小村將要“對外開放”

  著名旅遊學家、北京旅遊學院院長楊乃濟教授告訴筆者,通過吳埡村吳氏家族的生產生活,以小見大,以物證俗,透視出中原農耕文化現象,這正是中國傳統居民群落的代表,反映了宛西山區傳統村落和居民生活的典型性,具有重要的建築文化、農耕文明和歷史遺產價值。

  “小村堛熙﹞戴A舍,屋頂墜落,門窗朽敗,屋內長出大樹,樹上挂藤蘿。但石壁照舊挺立,讓爬秧的植物攀緣,在梴Y開冷妍的花。想,不必修復,讓它頹廢著更能顯出時間的沉重。也有些農家大門落鎖,鎖已蛂A顯然主人早已遷居。想,總有一日,所有山民都會搬走,把村莊交給歷史照管”。這組優美的文字,出自我國著名作家周同賓之手。

  他盛讚該村有“新石器時期文化的遺風”;認為這獨特的民風民俗和石頭建築藝術,是農耕文明時期吳埡勞動者“在勞動中創造的藝術”,是宛西農耕文明的標本,可以說是蝦病成珠,其價值不亞於內鄉縣衙之於官文化的地位。

  最近,地質部門在該村邊發現了五氧化二釩礦帶,於是,這塊歷史上的貧瘠之地,幾乎在一夜之間喧鬧浮躁起來。當地政府已經開始招商引資,準備把石頭村推出去,發展旅遊。

  “石頭房被破壞的速度,可能超過我們考察、整理和研究的速度,所以,我們要走在前面,讓這顆‘遺珠’通過一種好的方式,展現在世人面前。”周曉峰說,他們正在動員住戶,將新房子拆掉,把破舊的石頭房子保護好,而且要修舊如舊。一年後,這裡就可以接待遊人了。

  【後記】

  走在村落幽長的深巷,不由使人想起北京的小衚同,乃至倫敦的“真鼻巷”,同樣是傳統平民建築,同樣的古老質樸,所不同的是,北京的衚同和“真鼻巷”置身於大都市,早已聞名遐邇,而石頭村的幽長石巷,只和當地居民的生活緊緊相連。

  由於比較貧困,很多房子無人修復,搖搖欲墜;而村民要改變貧困的生活,就要對原有的東西進行改造。當然,更讓人擔心的是,當地政府即將開始的開發計劃,會不會把它變成喬裝打扮的“農家婦”。

  由此,想起了俄羅斯“金盧布”的故事:一個農夫撿到一枚金盧布,上面袑騑陷部C有人拿幾把硬幣與他交換,他不肯,心想,要是把金幣磨光一些,或許會換得雙倍價錢。於是,他用磚塊把金幣打磨得锃亮。誰知,磨光了的金幣再也沒人要了。

  事實上,古村落的魅力不在於其“洋”,而在於其“古”,原生態的特色是古村落的立身之本。但願石頭村不會淪為“被磨光的金幣”。

  相關文章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