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河南簡介
·行政區劃
·河南省交通概況
·河南省教育概況
·河南省經濟概況
·河南省科技概況
·河南省衛生計生事業發展概況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河南省各省轄市和省直管縣臺辦
·河南省台灣同胞聯誼會
·鄭州市台資企業協會
 
  當前位置>>地理河南
地理河南—魯山藤牌軍遠征羅剎之謎
2017-06-29 15:43:22 華夏經緯網
  【緣起】

  一本發黃的家譜,不僅引出一個家族的沉浮,也鉤沉出300多年前一段跌宕起伏的歷史。歷史上鄭成功著名的藤牌軍威猛如何?他們裝備怎樣?又如何不遠萬里遠征侵入中國雅克薩的羅剎人?

  【遠征軍歷史謎團】

  家譜上隱藏的秘密

  魯山縣馬樓鄉沙渚王村村民林應選至今還在懊悔不已。

  24年前,林姓族人重新修訂家譜找到他時,他才意識到自己當年的草率:“文化大革命”開始破“四舊”時,他主動拿出家藏的10冊《閩豫林氏近支宗譜》,一把火燒了個精光。

  林應選說,這部宗譜修訂於1944年,是父親組織人力根據以前的宗譜修訂的,父親用毛筆小楷一個字一個字地謄抄在白綿紙上,字跡挺拔秀美。

  族人都以為林應選家應該藏有副本,但結果讓大家很失望。這讓他們頓生飄萍無根的失落:他們都知道自己是客家人,清初被調入魯山屯田駐防,祖上曾經被徵調打過大仗,打仗出征之前正好是大年三十,所以年就在三十晚上過了,這一風俗保留至今。

  沒有了宗譜,重修家譜陷入僵局。林應選隱約想起,父親修訂家譜時,曾給過讓河鄉裕流村林旗德家一本,不知道他們家還有沒有。

  沒想到的是,林旗德讓林應選看到了家譜,但就是不讓他帶走。林應選保證,他一定會妥善保管家譜,如果遺失一頁,就剁他一根手指頭。林旗德這才讓步。

  獲得了祖傳的家譜,林應選輕鬆了許多。但家譜上究竟藏有多少家族的秘密,對於識字不多的林應選來說,他並不清楚,但一段關於遠征羅剎的歷史隱秘,卻由此揭開。

  【遠征軍統帥揭秘】

  鄭成功舊將親屬為領袖

  根據對宗譜的整理,林家的歷史逐漸清晰。

  林姓的始祖為林順,福建海澄人,生於1625年。林順為鄭成功舊將,曾率兵在江南地區與清政府週旋,後隨鄭成功打下台灣。鄭成功在康熙元年死後,鄭氏集團發生內訌,康熙三年(1664年)正月,已經厭惡鄭氏集團紛爭的林順,率領金門、鎮海鄭兵降清。康熙五年,林順率官兵又駐防河南府洛陽;康熙七年,林順奉命帶領43名將官和806名士兵,到魯山縣駐紮屯墾。

  林順率兵來到魯山沙河以南、彭河以西劃片安營,仍按部隊原作戰單位設立閩興屯,供官兵及其家眷生活軍墾,這些軍墾點如今形成了各個村莊,分佈在馬樓鄉、讓河鄉等地。如林順駐紮地取名為沙渚王,其部下陳樞駐營地取名為老將莊等,沿用至今。

  林氏宗譜的發現,讓一段塵封300餘年的歷史逐漸還原。這個消息也讓5公里外老將莊的陳志格外興奮。陳志是陳樞的後裔。

  他輾轉借得林氏宗譜之後,驚奇地發現,上面竟然記載著林家軍征伐羅剎的會議稿和出征路程日誌。

  羅剎是對沙俄軍隊的稱呼。從17世紀中葉起,沙俄軍隊開始入侵中國東北邊境,並在雅克薩、尼布楚駐城據守,對中國邊民進行燒殺搶掠。1658年7月,清軍設伏將其趕出雅克薩,但7年後他們重新佔領。因其綠眼、紅須,且兇殘異常,故被稱為惡鬼般的羅剎。

  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正月二十七,已經平定海內的康熙終於忍無可忍,命林興珠帶兵征討。林興珠為林順的侄子,當時駐守河南府洛陽。

  兵部為林興珠的出征專門召開了會議。此次出征,魯山原林順部官兵出征人數不詳,但陳志知道的林興珠所率軍隊的20名負責人中,林順的侄子林建為副將,其先祖陳樞的孫子陳昂為僉事都督,其餘18人中還有誰無法確定。

  【遠征軍身份揭秘】

  原是威震清兵的藤牌軍

  魯山原林順部兵將正月初一從魯山出發,正月二十八到達北京。正月初一正好是農曆新年,他們和家人只好提前到年三十晚上過年,這也是這一帶閩營人後裔一直在年三十過年的緣由。

  到達北京後的行程,林氏家譜《進徵羅剎路程》日誌上有著詳細的記述。

  日誌從農曆二月初一開始記錄。這一天,林興珠前往玉泉山見駕;兩天后,又帶領400名官兵在玉泉山操演。

  日誌並沒有描述操演的宏大場面,但從康熙的反應可以體會到他的滿意程度。康熙觀看之後,顯然十分滿意,特賜宴慰問全體將士,還為每人發了賞銀。

  事實上,這些鄭成功的舊部,曾經是令清軍聞風喪膽的藤牌軍,他們作戰的厲害,也曾讓擁有洋槍火炮的荷蘭軍隊無可奈何。

  藤牌軍起自嘉靖年間俞大猷、戚繼光的抗倭鬥爭。

  而在明末,鄭成功則充分發揮閩人靈巧多變、剛勇善鬥、重義輕生的身體特點與個性特點,組建了一支可完全作為戰鬥主體的藤牌軍。他們在一六五二年三月的長泰戰役等大小戰鬥中神威大顯,更是在隨後的收復台灣戰鬥中被荷蘭統帥稱為“瘋狗”。

  清人計六奇在《明季南略》中作如下描述:當清軍騎兵進攻時,藤牌軍“嚴陣當之,屹然不動,俱以團牌自蔽,望之如堵。清軍三卻三進,鄭陣如山,而清之長技盡矣。遙見鄭兵背後黑煙冉冉而起,欲卻馬再衝而鄭兵疾走如飛,突至馬前殺人矣。其兵三人一伍,一兵執團牌蔽兩人,一兵砍馬,一兵砍人,其鋒甚銳,一刀揮鐵甲軍馬為兩段”。

  面對藤牌兵的靈活多變戰術,清軍束手無策,總兵管效忠哀嘆道:“吾自滿洲入中國,身經十七戰,未有此一陣死戰者。”

  藤牌兵所使用的藤牌為山中老藤製成,呈圓盤狀,中心凸出,邊沿高起,直徑3尺,重不過9斤,內編兩根藤條用於手臂執持,兵器極難破入。

  據林家後人傳說,製作好的藤牌需在油中泡上半年,再曬上半年,如此十余次,陸戰時可做盾牌,水戰時可做船隻。

  清朝政府對藤牌軍極其忌諱,收降後將之分散內地,藤牌留在福建。這次征伐羅剎,還是從福建飛馬取回的。

  但事實上,正是這400名藤牌軍的出動,決定了戰爭的進程,他們越過三道壕溝,秘密潛伏到雅克薩城下,在大炮的掩護下殺進去。

  【遠征軍行軍揭秘】萬里征途遍熊虎

  根據日誌記載,藤牌軍在京休整三日後,于二月初八開始了萬里遠征歷程。從初十開始到十六,每日行程80里,二月十七行90里到達“天下第一關”的山海關。隨後,以每日數十里速度推進,過涼水河、綏中、寧遠州、錦州、盛京等地。

  三月十三,到達老邊上木城下營。這裡已是中國與外國分界處,“過此邊門,日行至晚,俱是荒山,到站方有木棬颿峞A絕無貨物、吃食之類,且多陷泥難行”。此後數天路程越來越難走,在深山泥濘的小路上盤旋,“此山多蛇”,“唯見豺狼熊虎”。

  三月二十七過西北韃子邊門後,“過去俱是各類怪異之人,且國名甚多。深山荒地,水洼黑泥,人馬被陷,日行不過數堙A一日並不見人家,亦無人影”。

  此後面臨的困難越來越多:四月初行20里後遇大江,無船渡水,掘大木剜成小船來往渡兵;四月十四行40里至唆羅國地盤,無渡船,跣足過河,水勢甚急;四月十五走水30余埵傸i江,係排渡急水,甚是危險,至晚尚在淺水中下營,在水中站立了一夜,徹夜未眠。

  次日行走100多堥儦F唆羅國時,遇到了糧草匱乏的問題,本來想買一些做補充,但這裡的人根本不要銀錢,這讓他們驚異之外很是無奈,只好用戰士們的衣服和貨物換一些零星的米充饑,這種米煮熟之後呈糊狀,很不好吃。

  這時,已經疲勞饑餓萬分的將士們接到了康熙的慰問,抖擻精神,克服喝黑龍江黑水患毒瘴病等困難,于五月十九開始進入作戰區域,當日活捉4名紅毛。

  從二月初八齣徵,到五月十九看到零星沙俄紅毛,整整百天,藤牌軍長途跋涉萬里,九死一生,可謂吃盡艱難困苦。

  【遠征軍作戰揭秘】水陸夾攻半天奪下雅克薩

  又行4日後,終於到達雅克薩城外安營紮寨,並搶走敵人數十匹馬。

  通過觀察,林將軍發現,雅克薩城純粹是木頭搭建的木城。其城門開一方洞,高三尺,闊二尺,僅可容一人低頭彎腰進入。城內有木塔,高十余丈,木屋層樓,盤旋而下。其中木屋用大木橫搭,縫中塞著青苔,上用木片遮擋。城門外有一水溝,溝外又加木柵,防守相當堅固。

  五月二十四,沙俄救兵趕到,被林將軍率兵頃刻殺退,生擒其六員名將。林家軍隨後展開進攻,水陸兩路圍困雅克薩。當夜,都督僉事王國忠、副將黃偉、參將蔡盛率藤牌軍越三重壕溝,直迫雅克薩城下,並堵住要口,防止敵人黑夜突圍。

  五月二十五黎明,藤牌軍開始發動總攻,用炮火打傷很多敵人。都督王志、參將蔡盛、遊擊張天命請命作為先鋒,堆柴火于城下,準備用火燒城。

  一座木頭城,如果用火攻,顯然頃刻間就會燒為灰燼。羅剎兵見大勢已去,奔逃無路,到中午的時候頭目伊立喀只好率眾投降。

  五月二十六,林興珠上報朝廷,報告雅克薩大捷的消息;六月初二,林家軍順水路凱旋。

  一場著名的“自衛反擊戰”,在日誌中記述得栩栩如生,令人如臨其境。

  相關文章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