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怨已深難輕易化解 "雙普會"難讓美俄握手言歡
就在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實現首次會晤之後的一天,美媒再爆“通俄門”新料;兩天之後,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在烏克蘭做出關於對俄制裁的強硬表態;三天之後,美國主導的兩大北約聯合軍演在黑海海域拉開帷幕……雖然特朗普與普京成功握手,但美俄顯然難以輕易言歡。
 

"雙普"閉門會談2小時!美俄關係由此破冰?

資料圖:普京與特朗普會晤。(圖片來源:路透社)

    二十國集團領導人漢堡峰會期間,除了峰會本身的議題備受矚目外,各國首腦之間的雙邊會晤也成為焦點。這其中,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俄羅斯總統普京的“雙普會”就格外令媒體關注。7月7日,出席漢堡峰會的普京和特朗普舉行了閉門會談,而且一談就是兩個多小時,會面時間遠遠超出了此前預計的半小時。

    對於會談的效果,普京和特朗普都給予了高度的評價。普京認為此次會談的效果遠遠好於此前的幾次電話交流。特朗普表示這次會談僅是開始,以後還要繼續進行積極對話,期待能夠給俄羅斯、給美國和所有相關各方帶來正面的東西。>>詳細 

   相關新聞:特朗普與普京在漢堡首次正式會晤 持續兩個多小時

             摒棄前嫌“向前看” 俄美首腦會晤兩大問題達共識

             美俄領導人首次會晤 敘利亞、網路安全問題成焦點 

劇情大反轉!"雙普會"後美媒再添"通俄門"新料

資料圖:特朗普長子小唐納德·特朗普。

    “雙普會”後美媒再曝“通俄門”新料

    7月8日,美國《紐約時報》曝出特朗普競選團隊涉嫌通俄更多“新料”。報道稱,特朗普在2016年6月“內定”成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後,其競選團隊核心人員同一名與克里姆林宮有關聯的俄羅斯律師會面。該報道距離特朗普、普京在德國漢堡G20峰會期間會晤僅過去一個晚上。>>詳細 

    特朗普長子承認在美國大選期間會晤俄羅斯律師

    美國總統特朗普長子小唐納德·特朗普9日承認,他在2016年6月曾與一名俄羅斯律師會晤,對方聲稱可向他提供不利希拉堛滷○齱A參與會晤的還有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以及特朗普當時的競選主席馬納福特。>>詳細 

    俄羅斯律師否認向特朗普團隊提供希拉堭○

    俄羅斯律師納塔莉婭·維塞堨妖卡婭11日表示,去年與特朗普競選團隊會面時,沒有提供任何不利於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堙P克林頓的情報。同時,她否認與俄羅斯政府有任何關聯。>>詳細  

    相關新聞:綜述:“律師門”再發酵 美俄各執一詞

              特朗普長子公佈會晤俄律師相關電郵引質疑

              特朗普啟程訪法 “通俄”大火延燒不止 

"攪局"事件接踵而至 美俄關繫緊張持續

資料圖:美國總統特朗普 中新社記者 刁海洋 攝

    ◆“雙普會”後 美就烏克蘭問題再對俄施壓——外媒稱,美國國務卿雷克斯·蒂勒森9日向烏克蘭領導人保證,俄羅斯若不“徹底改變”促使美國對其實施經濟制裁的行為並恢復烏克蘭的“領土完整”,美國就不會解除這些制裁。這似乎是和奧巴馬政府一樣為解除對俄制裁設置了高門檻。>>詳細 

    ◆俄強硬回擊美主導的黑海海域聯合軍演——烏克蘭和美國“海上微風-2017”聯合軍演于7月10日至23日在烏克蘭海岸的黑海海域舉行。對此,俄羅斯方面一如既往,強硬回擊。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引述俄羅斯克埵怢強力機構消息人士的話稱,俄海軍黑海艦隊兵力和兵器將監控美烏“海上微風-2017”聯合軍演。>>詳細  

    ◆美國部署愛國者導彈逼近俄家門口——據香港東網7月12日報道,美國繼續加強在東歐及波羅的海地區的軍事部署,以抗衡俄羅斯在該地區的軍事擴張。立陶宛國防部11日宣佈,美軍在該國境內部署愛國者防空導彈系統,以參與北約的防空演習。這是美國首次在與俄羅斯接壤的波羅的海國家部署愛國者防空導彈。>>詳細  

    ◆俄羅斯擬驅逐30名美外交官——俄羅斯外交部知情人士稱,俄羅斯計劃驅逐大約30名美國外交官,並計劃查封幾處美在俄財產。俄方之所以要採取這些措施,是因為美國不歸還2016年12月查封的俄使館財產。俄總統普京與美國總統特朗普首次會晤後,該問題依然沒有解決。>>詳細 

    ◆美國政府封殺卡巴斯基殺毒軟體——7月11日,特朗普政府將總部位於莫斯科的卡巴斯基實驗室被政府機構用於購買技術設備的兩個獲准供應商名單中移除,原因是擔心這家網路安全公司的產品可能被俄羅斯政府用來侵入美國網路。>>詳細 

積怨難輕易化解 "雙普會"難讓美俄握手言歡

    “通俄門”是特朗普對俄政策的一個重要掣肘因素。美國媒體長期揪住“通俄門”不放,特朗普因此而陷入被動;而且這一事件仍在調查中,會給特朗普執政帶來很多障礙。特朗普多次表明自己並未“通俄”,迫於國內形勢的壓力,特朗普不太可能馬上恢復美國與俄羅斯的關係。>>詳細 

    美俄之間缺乏戰略互信,雙方對於對方的戰略意圖都抱有很深的猜忌和懷疑。這是美俄矛盾的根本癥結。在俄羅斯看來,無論是北約東擴,還是烏克蘭危機引發的對俄制裁,美國都是在遏制打壓俄羅斯,壓縮俄羅斯的戰略空間。美國同樣對俄充滿警惕。目前,美國國內,尤其是國會內部,共和黨和民主黨的議員基於不同角度都對改善美俄關係普遍持負面態度。>>詳細 

    美俄在許多問題上還存在衝突。在烏克蘭問題上,美俄之間的利益衝突還未解決;在敘利亞問題上,雙方想要短時間內化干戈為玉帛也很難。中東反恐問題不可能短期內結束,美國在反恐的同時,也在考量中東的利益安排。因此,美俄之間的利益爭奪有可能進一步激化。比方說,在敘利亞總統巴沙爾的去留問題上,美俄之間就有一番較量。>>詳細

    整體來看,當前美俄關係陷入低谷,雙方嚴重缺乏互信,即使特朗普與普京實現首次會晤,對於兩國關係轉圜也不能發揮多大作用。新舊煩惱疊加,特朗普政府只能有心無力,難以如願在短期內就改善美俄關係有太大作為。美俄關係不會因為一次首腦會面就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