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罪艦”起死回生?
1942年6月6日,“加賀”號航母被美軍艦載機擊沉,這艘偷襲過珍珠港,同時也是日本海軍侵華“罪魁”頓時灰飛煙滅。75年後的今天,“加賀”號起死回生,在橫濱磯子造船廠舉行了隆重的新艦交付和授旗儀式。日本海上自衛隊復活了這艘血債纍纍的航母艦名,背後有其深意。

“加賀”號重生 變身亞洲最大直升機航母

    不少人知道“加賀”號航母,源自其參加了珍珠港偷襲。其實,“加賀”號早在1932年就犯下了滔天罪行,那一年, “加賀”號派遣艦載機轟炸了中國的蘇州和杭州,並且在隨後的侵華戰爭中,多次轟炸中國。可見,用這樣一個對中美及東南亞人民欠下纍纍血債的航母艦名命名新艦,日本嚴重損傷了中國的感情。

    從艦種的角度來講,儘管“加賀”號仍是直升機護衛艦,但其很可能是日本在輿論上為航母復活試水。而從軍隊傳統來講,日本海自正越來越突出自己與舊日本海軍的聯繫,而在這一切的背後都是日本軍國主義的抬頭與復活。

    “日向”級的噸位是參照中型直升機制定的,“出雲”級的噸位則是參照大中型直升機或MV22這類新型平臺制定的。因此,隨著MV22這類平臺的不斷完善及需求增加,並不排除海自建造比“出雲”級更大的“直升機護衛艦”,屆時包括“赤城”、“翔鶴”、“瑞鶴”、“飛龍”這類有特殊含義的航母艦名或將接連在海自復活(“蒼龍”號已作為海自首艘AIP潛艇“復活”)。

點擊看大圖

   “加賀”號的正式服役標誌著日本海上自衛隊(以下簡稱“海自”)聯合艦隊的4個護衛隊群分別擁有1艘直升機航母作為旗艦,也意味著海自本世紀頭20年4個最重要的艦艇發展項目——出雲級直升機母艦、愛宕級防空驅逐艦、通用型驅逐艦和蒼龍級AIP潛艇全部取得突破性進展,海自新一代主戰艦艇陣容悄然成形。

    有資料顯示,“加賀”號基準排水量19500噸,滿載排水量26000噸,全長248米,飛行甲板最寬處38米(不含升降機),高23.5 米,吃水7.1米,配備4台雙軸推進、可變螺旋槳LM2500燃氣輪機(COGAG)。“加賀”號燃氣輪機輸出功率可達11.2萬馬力,最高航速30節。 “加賀”號可搭載7架SH-60J/K型警戒直升機,以及2架MCH-101掃雷/運輸直升機,編制員額約520人(含司令部50人、女性隊員90人)

    “加賀”號共設8層甲板,飛行甲板(即第1甲板)之下的第2甲板是艦艇作戰指揮中樞,指揮控制中心就位於此,直升機機庫則佔據了第3到第5 甲板的大部。第5甲板左舷設有飛行控制室和停船裝置。位於直升機停放甲板下面的第6甲板稱為應急甲板,甲板中部設有操作室兼應急指揮所,旁邊是大型食堂。第8甲板是“加賀”號的最底層,這層除了有機械室和發電機室外,還有航空燃料庫和倉庫,由於該艦兼有補給功能,倉庫堸嚘﹞F各種燃料罐和淡水儲存罐。

    “加賀”號的艦載武器可以用“寒磣”來形容,只裝備了2部11聯裝“拉姆”近程導彈防禦裝置、2部20毫米“密集陣”近程防禦系統。這樣的配置根本無法單獨遂行防空和反潛戰,目的是騰出空間以最大限度保障航空功能的運用、追求制空權。

    該艦可確保7架SH-60J型反潛直升機和2架MCH-101救援運輸直升機,最多可搭載14架各型直升機。直通型飛行甲板長度為245 米,面積是日向級的1.5倍。艦島左前方有一部隱藏式升降機(長20米、寬13米),艦島後方右舷側面有一部甲板式升降機(長15米、寬14米)。

    相關報道:日“加賀”號戰艦提升反潛能力 或成真正航母

               美媒稱日本“準航母”令鄰國不安 喚起沉痛記憶

               從“加賀”號“準航母”看日本在海上的軍事野心

               日本要把“準航母”改成真航母,沒那麼容易

               專家:日本在南海替美國出頭 擾亂中國和平建設

防衛費連增5年 擴軍成安倍首要目的

    日本2017年度預算在參議院全體會議上獲得通過,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度防衛相關費用達到5.1251萬億日元(約合456.1億美元),創歷史新高。軍事專家曹衛東在接受央視採訪時表示,這說明安倍政府將軍事擴張作為首要工作目標,不斷擴充軍事進攻能力和綜合軍力。

    《日本經濟新聞》28日報道指出,日本2017年度防衛相關費用比2016年度增加1.4%(710億日元),連續5年增長。在2017年度最初預算中,日本自衛隊艦艇和飛機的修繕費增長分明,達到了2065億日元。

    為了強化彈道導彈攔截體系,日本計劃將“愛國者-3”地空導彈的防禦範圍增至2倍,該系統的改進費用也加入了防衛費預算中。同時,該防衛預算也計入了美日共同研發中的標準-3 Block2A反導導彈的相關費用。

    針對東海海域防衛,日本將建造新型潛艇,同時將推進研發岸艦導彈,同時規劃部署于沖繩縣的03式中程地空導彈的升級費用也計入防衛費預算案。

    談到日本防衛費連續5年增長的問題,曹衛東表示,安倍執政以來,在日本經濟發展並不是很好的情況下,防衛費仍在不斷增加,說明安倍政府將軍事擴張作為首要工作目的,不斷擴充軍事進攻能力和綜合軍力。

    “日本急於向遠處擴張軍力,目前來看,它打算將南海作為擴張的第一個目標點。”曹衛東表示,日本近來在南海動作不斷,除了海上自衛隊最大戰艦“出雲”號5 月將造訪南海外,日本政府還以“出租”的名義,向菲律賓提供了5架海上自衛隊的TC-90教練機,日本此舉正是想通過軍事上的往來加強與南海周邊國家的關係。

    相關報道:安倍懶理地價門強推預算案 被指為實現“強軍夢”

               日本不遺餘力加強對離島控制 安倍野心越來越露骨

               日本欲尾隨南韓部署“薩德”反導系統 有何意圖?

               強調面臨威脅 日本欲“解禁”攻擊敵方基地能力

               日本“海軍陸戰隊”成軍在即,不只是登島

安倍政府為軍國主義教育開綠燈

    復古主義的“愛國教育”政策陸續出臺,令人不由得納悶政府接下來又要做什麼。

  在日本中學體育的新學習指導要領中,在武道的選項中加入了“刺槍術”。“刺槍術”是舊日本軍的訓練項目,輿論對此批判聲音高漲。新潟縣知事米山隆一在推特上表示:“‘刺槍術’與時代不符,讓人覺得恐怖。”

  現在練習“刺槍術”的人90%是自衛官。熟悉自衛隊情況的記者佈施祐仁指出:“這明顯是有政治力量在發揮作用,應該是考慮了要確保自衛官退役後的去向。其背後有這種意圖:將退役的自衛官輸送至教育一線,有利於確保將來的自衛隊員培養。”

  更嚴重的是,上月底的內閣會議確定,不否定將《教育敕語》作為教材使用。

  儘管加上了“在不違反憲法和《教育基本法》的形式下”這一註釋,但《教育敕語》與戰前戰時的軍國主義教育有關,且在日本戰敗後不久就被國會以“損害基本人權”為由遭到排除而失效。僅憑內閣會議決定就顛覆之前的決斷,這種政治手法本身有問題。

  因使用《教育敕語》最近吸引關注的是森友學園的塚本幼兒園,該幼兒園讓幼童背誦《教育敕語》。為什麼這家幼兒園會採取如此異樣的教育方式呢?

    森友學園學校法人籠池泰典不久前在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舉行了記者會,意圖轉移各國媒體視線,從而促使與此有牽連的保守政客得以矇混過關,而被《特定秘密保護法》掐住脖子的日本媒體,看上去也算是窮心盡智了。實際上,被各方媒體反復提及的“右翼”關鍵詞和一系列右翼言論,已經不是涌動匯聚的“暗流”。明目張膽歪曲歷史的書籍,在國民的不知不覺中醞釀了不良的社會氛圍,而背後是成員廣泛存在於不同年齡層、職業和性別人群中的右翼組織。

  從關繫上講,戰後右翼中的絕大多數是戰前右翼的因襲。戰後右翼的一個重要政治訴求,是反對雅爾塔-波茨坦體制,認為其破壞了日本國家“精神”特質的歷史傳統。稻田朋美借森友幼兒園事件,宣稱“應該恢復《教育敕語》的核心精神”,使日本成為“道義國家”。

  回顧近現代日本歷史,明治政府將德川時代武家和武士對藩主的“忠”,置換為對天皇的“忠”,且一併配合了所謂“四民平等”。完成這種變換的正是《教育敕語》。1890年刊發的《教育敕語》,唱和萬世一係皇室崇拜,並以此確定了國民教化指針。

  可以說,明治維新以來以古代天皇制為出發點的“國體”這種古代思想的產物,導致產生了明治憲法、《教育敕語》以及昭和法西斯的一系列結果。

  對外以“無害”的方式巧妙輸出和宣揚神道文化,對內以變相的“尊皇”思想復燃國家神道靖國史觀,正是這種用溫情主義包裝的神道皇國史觀,使得日本難以逾越“惡障”,成為鄰國“遙遠的近鄰”。

    相關報道:日政客擬復活“軍國主義教典” 右傾已非暗流

               華媒:日本教學生拼刺刀 軍國主義教育復活?

               在歷史問題上誤導青少年的日本等於輸掉未來

               專家:必須警惕日本軍國主義“借屍還魂”

               安倍為右翼思想進校園撐腰 日本教育右傾化加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