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今日山東 | 魯臺往來 | 人文山東 | 山東旅遊   繁體 簡體
當前位置:首頁 -> >> -> 山東與台灣 -> > 特色之鄉
         
 

世界足球運動起源於春秋戰國時期的齊都臨淄

2011-11-02 13:17:32
華夏經緯網

  

   蹴鞠” 即“蹋鞠”。《漢書·枚乘傳》雲:“鞠,以韋(皮)為之。”唐代的顏師古在《漢書注》中說,鞠用皮做成,中間塞以毛髮,成為圓球,用腳蹴蹋以為戲樂。《史記·衛將軍驃騎列傳》索隱:“今之鞠戲,以皮為之,中實以毛,蹴蹋為戲。”《辭淵》釋“鞠”曰:“皮毬也。踢毬,古謂之蹋鞠。亦曰蹙鞠。”由此可見,蹴鞠(蹋鞠)就是今之足球運動。

   中國古代的蹴鞠(蹋鞠)運動最早見於文字記載的文獻典籍當屬《戰國策》和司馬遷的《史記》。 據《戰國策·齊策》載:蘇秦做了趙相,為趙合縱,聯齊抗秦,他出使齊國對齊宣王說:“臨淄甚富而實,其民無不吹竽、鼓瑟、擊築、彈琴、鬥雞、走犬、六博、蹋鞠者……” 《史記?蘇秦列傳》也有類似的記載,蘇秦對齊宣王說:臨淄城就有七萬戶,人民富庶殷實,其民無不以“吹竽鼓瑟,彈琴擊築,鬥雞走狗,六博蹹鞠者”為樂。由此可知,距今二千三百年前,戰國時期齊宣王(西元前319年-西元前301年)時,在齊國都城?——臨淄,蹴鞠廣泛開展,已經有了相當成熟的賽制、規模和群眾基礎,已初步形成一種運動項目。由此可知,世界足球運動起源於臨淄。

   蹴鞠作為一種運動起源並興盛于齊國,是與春秋戰國時期齊國繁榮的經濟、濃郁的文化、發達的科技、尚武的社會風習不無關係的。齊都臨淄作為春秋戰國直至西漢全國最大的工商業都市,工商業的發達與市民文化的繁盛,都為蹴鞠發展為運動提供了豐厚的物質基礎和濃厚的社會氛圍。

   無獨有偶,世界上最早關於球迷或者說業餘球員的記載,也出現在西漢時期臨淄人、著名醫學大家淳于意的世界最早病歷——《診籍》中。據《史記?扁鵲倉公列傳》中的《診籍》載:“安陵阪堣蔬撰絨B病,臣意診脈,曰:‘牡疝。’臣意謂之:‘慎毋為勞力事,為勞力事則必嘔血死。’處後蹴踘,要蹶寒,汗出多,即嘔血。臣意復診之,曰:‘當旦日日夕死。’”這是臨淄為足球最早起源地的有力旁證。

  

   2004年6月9日至11日,足球起源專家論證會在山東省淄博市臨淄區成功舉行。36位國內體育文史專家和齊文化研究專家以古代文獻史料和考古學資料為依據,對中國古代蹴鞠的起源、形成和發展進行了多角度的論證,並達成一致結論:中國古代足球(蹴鞠),起源於春秋戰國時期的齊都臨淄。7月8日,國家體育總局正式簽署意見,同意將該學術成果“公佈介紹或使用”。2004年7月15日,在第三屆中國國際足球博覽會新聞發佈會上,亞洲足聯秘書長維拉潘正式宣佈:“國際足聯和亞足聯已經確認,中國的淄博臨淄為世界足球的起源地。”隨後,維拉潘以及國家體育總局領導正式向淄博市、臨淄區頒發了“足球起源地”的證書和紀念杯。國際足聯主席布拉特在隨後舉行的亞洲盃開幕式上鄭重宣佈:“我們對足球歷史的研究發現:足球,起源於中國一個叫臨淄的城市。”

   為了進一步弘揚蹴鞠文化,發展足球事業,推動臨淄經濟社會的和諧發展,臨淄區委、區政府開展了一系列富有成效的基礎性工作。2004年成立了足球產業開發辦公室,全面負責足球文化、運動及產業的開發工作。2005年建成目前世界上全面、系統展示足球兩千多年發展史和世界足球發展風貌的首家足球博物館——臨淄足球博物館。為了進一步向世界強化淄博臨淄的足球起源地地位, 2005年5月20日,應國際足聯邀請,淄博臨淄足球起源地代表團赴瑞士參加國際足聯百年慶典閉幕式,受到了國際足聯及五大洲足聯負責人的熱烈歡迎。布拉特主席向淄博臨淄頒發了足球起源地認定證書。淄博臨淄作為世界足球起源地得到了國際足球界的進一步確認和世界範圍內的廣泛認同。

   2005年,臨淄區研究決定將 “蹴鞠”逐級申報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並於7月18日正式啟動申報工作。臨淄區文化局制定了申遺工作方案,並與足球產業開發辦公室成立了“臨淄區申報非物質文化遺產領導小組”。8月上旬填寫了項目申報書,編寫“蹴鞠”電視腳本,並拍攝“蹴鞠”電視片。8月中旬特聘請省、市有關專家對“蹴鞠”的申報書、電視片進行了指導。按照申報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要求和省、市專家們提出的修改意見,又走出去學習了兄弟單位申報的經驗,製作了高檔次的項目申報書、DVD錄象片;收集照片、歷史文獻、現代研究資料、宣傳畫冊等基礎資料,裝訂成精美的書冊後於8月30日上報到省文化廳。在通過省專家論證會的一致好評後,于9月20日已上報到國家文化部。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兩次將“蹴鞠”申報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資訊進行了報道。2006年2月,臨淄蹴鞠申報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成功。在首批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501項推薦名單中, 臨淄蹴鞠赫然在列。

   足球起源地的論證和確認

   2004年初,山東魯能足球俱樂部副總經理兼領隊韓公政在參加全國甲A足球俱樂部海南集訓時獲悉:國際足聯將在成立百年慶典活動上,正式承認“中國是足球發源地,中國古代的蹴鞠就是足球的起源”。曾在臨淄工作、生活過的韓公政先生認為,臨淄與足球有深刻的淵源關係,如果進一步加強工作,臨淄有很大可能獲得這張“通向世界的名片”。韓公政專門就此事致函區委解維俊書記並引起了高度重視。

  獲此重要資訊後,區委、區政府主要領導在最短的時間內果斷做出決策,成立了張士友、楊乃民、楊健、馬國慶等人組成的專門工作小組運作此事。主要領導靠上抓,工作小組夜以繼日,在浩如煙海的文獻中蒐集、整理史料,形成實質性報告材料。十四次上北京,五去濟南,聯繫十多個國家和省市部門,成功地籌備、組織了足球起源專家論證會。

   2004年6月9日至11日,足球起源專家論證會在臨淄成功召開並達成一致結論:中國古代足球(蹴鞠),起源於春秋戰國時期的齊都臨淄。這一結論使國際足聯“足球起源於中國古代蹴鞠”的結論得到了進一步明確和證實。7月8日,國家體育總局正式簽署意見,同意將該學術成果“公佈介紹或使用”。

  2004年,是國際足聯的百年盛典,亞洲足聯50年慶典。亞洲盃足球賽在中國開幕,第三屆中國國際足球博覽會在北京隆重舉行。7月15日,足球起源專家論證會結論在第三屆中國國際足球博覽會開幕式後以新聞發佈會的形式向世人宣佈。

   新聞發佈會上,中國考古研究所副所長白雲翔宣佈了論證會結論,國家體育總局文史委主任袁大任正式認同了這一結論,亞洲足聯秘書長維拉潘正式宣佈:“國際足聯和亞足聯已經確認,中國的淄博臨淄為世界足球的起源地。”隨後,維拉潘、袁大任和張吉龍先生正式向淄博市委副書記岳長志、副市長饒明忠和臨淄區委書記解維俊、區長唐福泉頒發了“足球起源地”的證書和紀念杯。國際足聯主席布拉特在隨後舉行的亞洲盃開幕式上鄭重宣佈:“足球回到故鄉,準確說,國際足聯100年發展中,我們對足球歷史的研究發現:足球,起源於中國一個叫臨淄的城市。”國際足聯主席布拉特,亞洲足聯主席哈曼、秘書長維拉番及中國足協領導還參觀了臨淄在第三屆中國國際足球博覽會上的展覽並欣然為剛剛依據史料開發製作的臨淄倣古蹴鞠簽字留念。新聞發佈會當天和第二天,中央電視臺、人民日報、北京晚報、山東衛視等100多家權威新聞機構相繼報道了這一重要消息,作為足球起源地的臨淄迅速成為全國和世界的新聞熱點。

   為了進一步向世界強化淄博臨淄的足球起源地地位,國際足聯邀請淄博臨淄組團訪問國際足聯,並將接待足球起源地代表團的活動作為百年慶典的閉幕式。5月20日,市委副書記岳長志臨淄區委書記解維俊率領淄博臨淄足球起源地代表團赴瑞士參加國際足聯百年慶典閉幕式,受到了國際足聯及五大洲足聯負責人的熱烈歡迎。淄博臨淄作為足球起源地得到了足球界的廣泛認同和稱讚,成為此次閉幕式式的主角。

  閉幕式上,放映了介紹足球起源地淄博臨淄的電視專題片,國家體育總局文史委主任袁大任介紹了足球起源於淄博臨淄的論證過程,中國足協副主席張吉龍介紹了中國足球近期的發展,市委副書記岳長志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致詞,並向會議報告了市、區兩級政府建設足球起源地的計劃和方案。岳長志熱情邀請布拉特主席和烏斯林茨秘書長到淄博臨淄考察、訪問和指導。

   國際足聯主席布拉特發表了演講,布拉特說,今天是一個特殊的日子,是一個非常有歷史意義的日子,足球起源地代表團的到來,使國際足聯總部的所有人都十分興奮,他向淄博臨淄表示敬意。他還說,足球是名副其實的世界第一大運動,是從起源於中國臨淄的一項遊戲延續而來的。

   岳長志和解維俊等分別向國際足聯、布拉特主席和蘇黎士市長贈送蹴鞠和蹴鞠內畫壺等紀念品。布拉特主席向淄博臨淄頒發了足球起源地認定證書,贈送了百年慶典紀念牌匾。國際足聯的全體官員及五大洲的足聯負責人為淄博臨淄題詞和簽字留念。國際足聯主席布拉特、秘書長林茨在與代表團送別時表示,將接受邀請赴淄博臨淄訪問。

   東方奧林匹亞——春秋戰國時期的體育城臨淄

   春秋戰國時期,齊國作為 “春秋五霸之首,戰國七雄之一”,是富冠海內的泱泱大國。在全齊興盛的基礎上,齊國都城臨淄手工業高度發達,商業繁榮,是全國最大的工商業都市。戰國時期,臨淄居民多達7萬餘戶,家家富足殷實,到西漢初年甚至已“巨于長安”,被稱為全國最富庶的地方。有“西有長安,東有臨淄”的傳統稱譽。

   在體育遊戲方面,齊國開展了很多項目,包括國君在內的高層人物也都樂於參加這類活動。如齊景公偏嗜于走犬田獵,齊威王精於鼓琴、賽馬,齊宣王喜歡吹竽、六博,齊湣王酷愛于武術技擊等。

   其中鬥雞是馴養並觀賞雄雞搏鬥的傳統遊戲。《列子》卷二《黃帝》記載“紀□子為周宣王養鬥雞”;《左傳•昭公二十五年》記載魯國“季、郈之雞鬥,季氏介其雞,郈氏為之金距。”可見鬥雞為上流社會所喜愛。齊魯兩國比鄰而居,遊戲風習可為互佐。

   走狗又叫走犬、放犬,附屬於田獵活動,也是中國傳統的體育項目。《鹽鐵論》卷二《刺權》在列舉體育項目時有雲:“臨淵釣魚,放犬走兔,隆豺鼎力,蹋鞠鬥雞”,其中放犬,即指田獵。《晏子春秋》卷一《內篇諫上》、卷二《內篇諫下》、卷六《內篇雜下》均記載了齊景公喜愛田獵的故事,其中有“景公從畋十八日不返國”的事例。

   六博是中國最古老的一種棋類遊戲,與圍棋並稱為“博弈”。《論語•陽貨篇》引用孔子的話說:“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難矣哉!不有博弈者乎?為之,猶賢乎已。”可見六博屬於當時常見的消遣方式。《韓非子•外儲說左下》曾記載:“齊宣王問匡倩曰:‘儒者博乎?’曰:‘不也。’王曰:‘何也?’匡倩對曰:‘博者貴梟,勝者必殺梟,殺梟者,是殺所貴也,儒者以為害義,故不博也。’這裡所說的“梟”、“殺梟”均為六博專業術語。且不管儒家學子對六博的理解如何,通過這段史料起碼可以證實,齊宣王當年曾親自關注于六博遊戲。從上可知,鬥雞、走狗、六博這樣的活動在齊國甚為流行,這幾項活動的歷史都很久遠,這就為新興的蹴鞠運動提供了一個基礎氛圍。

   “蹋鞠”即“蹴鞠”。《漢書•枚乘傳》雲:“鞠,以韋(皮)為之。”唐代的顏師古在《漢書注》中說,鞠用皮做成,中間塞以毛髮,成為圓球,用腳蹴蹋以為戲樂。《史記•衛將軍驃騎列傳》索隱:“今之鞠戲,以皮為之,中實以毛,蹴蹋為戲。”《辭淵》釋“鞠”曰:“皮毬也。踢毬,古謂之蹋鞠。亦曰蹙鞠。”由此可見,蹋鞠就是今之足球運動。劉向整理戰國文獻資料編著的《戰國策•齊策》和司馬遷的《史記》等古籍,記載了蹴鞠最早成型于戰國時期的齊國一帶。由此我們可以斷定:在距今二千三百多年前或更早的一段歷史時期(齊宣王于西元前319年至西元前301年在位),在齊國故都臨淄城足球活動就已廣泛開展,成為一種民間盛行的體育項目。隨著戰國時代“合縱聯橫”形勢的發展變化,逐漸向列國傳播。例如:齊楚合縱抗秦時就流傳到了齊楚兩國邊境,這對曾在齊國境內的劉邦故鄉沛縣產生過重要影響。南朝吳均在他的《邊城將》中就留下了“臨淄重蹴鞠,曲城好擊刺”的詩句,既說明瞭蹴鞠與臨淄的關係,又反映了臨淄蹴鞠對後世和其他地區的影響。《史記•扁鵲倉公列傳》記載,西漢時,“安陵阪堣蔬慼邑絨B是一位非常癡迷的球迷,因迷戀“蹴鞠”,雖患重病仍不遵醫囑外出蹴鞠,結果不治身亡。這表明直到漢代,臨淄一帶的民間仍然盛行蹴鞠。2004年7月15日,在國家體育總局文史委、中國足球協會、淄博市人民政府聯合舉辦的新聞發佈會上,國際足聯、亞足聯和中國足協共同認可:足球起源於中國淄博臨淄。

   除了《史記•蘇秦列傳》記載臨淄的八項文體活動之外,全齊範圍內還開展過很多的體育項目,其中有些項目達到了極高的競技水準。比如說賽車馬就首先隆盛于齊都臨淄。《晏子春秋》卷六《內篇雜下》記載“齊人甚好轂擊,相犯以為樂,禁之不止。”轂擊是指車輪相撞。齊人好勝,凡駕車者在街路相遇,互不相讓,往往互撞車轂,並以此為樂趣。當時,臨淄經常舉辦駟車大賽,上將名宦屆時均會搬出良駟堅車,競速爭勝,就連國君也要參加決賽。《史記》卷六五《孫子吳起列傳》記載的田忌賽馬的故事最有傳奇色彩,書中這樣記述:“忌數與齊諸公子馳逐重射。孫子見其馬足不甚相遠,馬有上、中、下輩。於是孫子謂田忌曰:‘君弟重射,臣能令君勝’。田忌信然之,與王及諸公子逐射千金。及臨質,孫子曰:‘今以君之下駟與彼上駟,取君上駟與彼中駟,取君中駟與彼下駟。’既馳三輩畢,而田忌一不勝而再勝,卒得王千金。”按這裡所言,“王”乃指齊威王”,孫子乃孫臏。“射”的意思是“競賽”,“臨質”意為雙方對決。

   再如中華武術,最早也發源於臨淄。古代兵戰素來以勇力決勝負,而齊國強大之時,率先創研出個體武術技能,當時稱之為“技擊”。《荀子•議兵篇》就指出:“齊人隆技擊”。隆者,尊也;技擊,指武術技巧。齊人推崇技擊之後,兵戰優勢大為提高。《漢書•刑法志》所雲“齊愍以技擊強”,便是對齊人技擊的充分肯定。《管子•七法篇》曾總結齊人技擊的能力:“舉之如飛鳥,動之如雷電,發之如風雨,莫當其前,莫害其後,獨出獨入,莫敢禁圉。……以能擊不能,以教卒練士驅白徒,故十戰十勝,百戰百勝。”直到今天,“技擊”一語仍是中華武術實戰搏擊的代名詞。有關齊人武技的具體技藝和套路,雖然今已不傳,但我們仍可從古文獻中搜索出蛛絲馬跡。山東臨沂銀雀山漢墓發現的《孫臏兵法》殘簡中,有一條珍貴的技擊資料:“左右旁伐以相趨,此謂稷鉤擊。”意思是先用左、右手從側面橫擊,緊接著向前猛烈攻擊,這種招術稱為“稷鉤擊”。齊國技擊代表了當時中華武術所能達到的最高境界,這已為諸侯各國所公認。

   綜上所述,春秋戰國時代的齊國是一個體育大國,臨淄是當時世界上最著名的體育都會,與古希臘奧林匹亞有著同等重要的地位,堪稱東方的奧林匹亞。臨淄故都創建於齊太西元年,約西元前1045年,初號營丘,立都長達800餘年,不但歷史遠于古希臘的奧林匹亞,其都城規模、人口數額、經濟基礎、文化程度和體育實力都遠遠超過當時的奧林匹亞。在臨淄城內,曾經開展的體育活動有蹴鞠、射箭、田獵、賽車馬、武術技擊、角力、擊劍、投石、超距、六博、圍棋,聲勢極為壯觀。所以,說春秋戰國時期的齊都臨淄是世界足球之鄉,東方奧林匹亞,名副其實,當之無愧。




    相關報道
  ·姜太公略傳
 

 

主辦單位:山東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