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今日山東 | 魯臺往來 | 人文山東 | 山東旅遊   繁體 簡體
當前位置:首頁 -> >> -> 山東與台灣 ->
         
 

泰山《岱岳滄桑》

2005-05-09 13:51:26
華夏經緯網

  到過泰山的人,沒有人不去目睹它的壯觀,領略它的陽剛之美,沒到過泰山的人,也大都知道它的名字。南天門,東嶽泰山的象徵,它高聳于泰山天路的盡頭,鼓舞過多少攀登者的勇氣,印證過多少征服者的信心。

  你看,遊客們走來了。你們是從哪來?我們是東北的,石家莊,四川,我們從徐州來,哈爾濱,德國,義大利,比利時。嘿,朋友,請問你從哪來,北京,北京的,第一次來嗎?啊,怎麼樣感覺,累,特別累,那是不用說的,看到南天門心情怎麼樣?升仙了。

  這座已有七百多年曆史的天國之門,在人們的心中是那樣的神聖和莊嚴,然而又有多少人知道,在1930年的軍閥中原大戰中,它險些被炸為平地。

  民國戰爭最大的一次是閻錫山和馬洪奎,這一次戰爭時間持續的比較長。閻錫山先在車站,然後從車站縮到城堙A從城堣S退到山上,他在南天門上佈置了一些作戰的計劃,就是說他在那踞守,馬洪奎在進攻。閻錫山還弄了些炸藥堆積在南天門的底下,他想炸掉南天門,把南天門炸掉以後,好擋住馬洪奎的部隊,但是馬洪奎的部隊把泰城打下以後,他從摩天嶺的東邊那個溝奡N到了南天門的後背了,所以閻錫山的部隊,一看後面人家包上去了,他也來不及炸了,就逃竄了。

  南天門沒有被炸毀,一次偶然的機會使它有幸保存了下來,泰山的名氣太大了,名氣大使它遭受的磨難也大,如同人生的道路一樣,泰山也自有它的酸甜苦辣,泰山腳下岱廟內,送天貺殿的椈壑W,有一幅著名的泰山神《啟蹕回鑾圖》,始作于九百多年前的宋代,是不可多得的藝術瑰寶,如同南天門的命運一樣,它也險些遭受滅頂之災,賈法奉先生講述了這段真實的故事。

  孫良誠任山東省主席,在泰安時(1928年)覺得(物資)不夠用的,物資供應都不行,就想把岱廟拆掉,召集了各商會湊錢八萬塊現洋,把整個岱廟搞成新市場,有一個美國巨商,他說我想買你大殿堛滿m啟蹕回鑾圖》,然後裝車運回美國,我給你三十二萬塊錢的現洋。孫良誠當省主席,也不是土腦瓜,他一拍桌子,嘿,你啊,你小看我了,你給我這兩個錢買我的國寶我是不能辦,你是瞧不起我,你認為我不識貨,一句話就把他呲出去了。

  孫良誠破壞岱廟的這段歷史是永遠抹不掉了,但壁畫還是最終保留了下來。由於科學技術和物質條件的種種局限,壁畫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開始剝落,它的命運引起了人們的深深憂慮,出於最壞的考慮,1961年泰山文物管理部門,組織一批畫家,對它進行了全面細緻的臨摹。

  當時看到這個壁畫一直剝落,覺得它(時間)長了以後壁畫就毀壞了,想查個資料也沒有,當地的文物部門感覺到需要把它保護起來,保護起來吧,照相又沒有彩色的,後來考慮這個情況,是不是請專家把它畫下來,臨摹下來。怎麼臨摹呢,反復琢磨最後摸索了一個辦法,就是搞塊塑膠布,一塊塑膠布從壁畫頂一直到底,這塑膠布大約那麼寬吧,然後鋪到暀W用毛筆把它畫下來,這樣能一點不差。畫到塑膠布上,用毛筆,然後把宣紙鋪到塑膠布上,再透到宣紙上,這樣就基本上和原稿不差了。 暀W什麼樣就畫什麼樣,這些都是掉的,一點點的,都是臨摹下來的,很像啊,當時你們出的這個主意很高級。

  豐厚的泰山文化,是老祖宗留給我們的寶貴遺產,它值得我們每一個中國人驕傲和自豪,然而泰山保護的任務,卻依然是任重而道遠,多少年來,保護泰山的行為,和破壞泰山的行為,有時候在理直氣壯的口號下,奇怪的處在一個支點上,發生在十年動亂中的大規模破壞,不能不說是我們民族的一次災難。這是供奉東嶽大帝的岱廟,是泰山最大最完整,規格最高的宮殿式建築,在它的中心是仁安門,仁安門的兩側原有東西神門,1968年,被拆除改建為現代風格的平頂房,當做展覽館。

  有一首歌詞寫的好,每一次走近你不知道我在你身邊,每一次離開你,才知道你在我心頭,經常看著的東西,似乎覺不出它的珍貴,但一旦失去它,遺憾也就成了永遠,當然就是在那個年代,在極為艱難的環境下,還是有人為泰山文物的保護竭盡心力。

  現在看到的這一塊碑,有一點故事,文化大革命期間,1968年,岱廟的碑被砸了,砸的不少,都砌了暀F,這個碑原來在虎山水庫西邊,建了一個雙束碑亭保護,當時考慮到在那堳雂ㄚO險,很容易被砸,因此就把它趕緊地挪到岱廟媄鋮茪F,挪到岱廟以後,也覺得不太好,當時經過研究,決定埋在地下,就把它連通一部分漢化像石,還有一些北魏刻石,一塊埋在炳靈門下邊的兩邊。

  泰山的每一處文物古跡,甚至它的一草一木,都是那樣珍貴,作為華夏民族共同的信仰和象徵,它應當得到充分的禮遇和尊崇。因為泰山不是泰安人的泰山,不僅僅是山東的泰山,而是全世界的泰山,全人類的泰山,所以山東,泰安人,特別有責任保護泰山。

  泰山獨有的歷史地位,和豐厚的文化自然遺產,引起了從古到今曆代對它的保護和重視,應該說,保護的話題是泰山生命交響曲的主旋律。

  然而隨著泰山神聖地位的逐漸消失,加上兵荒馬亂,從落後的舊中國拯救出來的泰山,可以說是遍體鱗傷,衰敗不堪,因此從根本上整修與保護泰山的重任,就落在了新中國一代又一代人的肩上。建國後的四十多年時間堙A從中央到地方政府都十分重視對泰山的整修與保護,1956年山東省專門成立了泰山整修委員會,開始了第一次大規模的搶救與修復,十年動亂結束後,從1985年開始,泰安市投鉅資對泰山進行了更大規模的整修與保護,累計算來整個投資已達數億元,工程最浩大,最艱巨也最持久的是登山盤路的整修,這條通天的天梯上下近七千階,平均寬兩到三米,它是泰山的工程技術人員和工人,為海內外千千萬萬前來泰山的遊客,鋪下的青雲梯,在每年的五一國際勞動節,和十一國慶節,它能夠將數十萬遊客送上岱頂,而不出傷亡事故。

  這石欄很自然,很質樸,但是要再仔細琢磨,自然當中也有整齊,這個邊,稍微修整一下,要完全是自然狀態,很不平,很容易發生事故,所以變化當中藏著整齊,整齊當中有變化,你看這臺面,每一塊都不一樣,而且高度也都考慮得很週到,假如這麼高,我就坐不上去了,坐上去了也還有點危險,你看這個,一坐正好這樣,很舒服,要不是這石欄,我就爬不上泰山。

  1987年5月27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分管世界自然遺產及其保護工作的盧卡斯博士來泰山考察,在歷時一個多月的時間內,考察組踏遍這山山水水,他們不禁為泰山壯麗的自然風光,和深厚的文化內涵所振奮,尤其為擁有如此眾多的古樹名木而驚嘆不已,稱它們為活的化石,活的文物,泰山擁有百歲高齡以上的古樹名木一萬多株,更擁有像秦松挺秀,漢柏淩寒,唐槐抱子,六朝移植等越世千載的珍貴國寶,這在中國,乃至世界的名山大川之中,都是無與倫比,難得一見的奇觀,而最能標明泰山文化的原脈生生不息的,恰恰是眾多的古樹名木,他們已經從自然的範疇進入文化的範疇,每一道年輪都訴說著歷史的滄桑。

  岱廟內,這幾棵淩霜傲雪的古柏,據確切的《史書》記載,為漢武帝劉徹,登封泰山時所植,距今已有兩千一百年了,同人類的壽命相比,它們活得實在是太長太長,以至於人們認為它們從來就是這幅蒼老的模樣,熟不知,他們也有著從童年到老年的生命歷程。請仔細對照一下眼前的這株古柏,和兩百多年前,乾隆皇帝擔心它日後死亡而為它畫的像,西邊的主幹已經枯死,而東邊的主幹,在樹尖上還保留一點蔥綠,頑強的表現著不屈的生命。

  這樣粗的一個漢柏,就靠這點樹皮活著(二十五釐米),那麼使這點樹皮活著的保護的辦法,確實牽動著大家的心,使樹皮遭到破壞的害蟲是雙條杉天牛,這個害蟲特點是,專門侵犯這棵古樹的韌皮部,鑽到樹皮媄鉿Y,在外邊防治不好發現,通過多年實踐,發現這個蟲子的孵化,每年春天三月份幾乎天天來觀測,怕這個蟲子把這個樹皮再給蛀空了,這個蟲子一般在樹皮媕Y吃韌皮部,它上下吃還可以,還能保留一部分,但是它一橫著吃,我們就沒辦法了,徹底截斷養分之後,古柏從此再沒生命了,徹底完了,所以保護樹皮就像保護我們的生命一樣,去愛護它,這樣兩千一百年的漢避,照常開花結果,83年有一個德國的遊客看到漢柏在結種,想要幾粒種子,我們沒有給他,但是從他來說引起我們一個深思,我們看到這個漢柏種子,兩千一百年了,還有沒有生機能力,因此把漢柏種子採下來以後種在盆堙A這是92年的種子,但是它生機還是比較頑強的,種子能照常發芽照常生長,這證明兩千一百年的漢柏並非古稀之年,兩千一百年的古柏生命力還是非常頑強的,而且有種自強不息的精神。

  1987年7月9日,一場罕見的暴風雨襲擊了泰山,風雨中一棵說大的古槐根部突然斷裂,轟然倒地,這個消息立即震動了泰山上下的人們。山東農業大學教授程炳嵩向我們訴說當時的情況。當時大家都很沉痛,特別是泰山管委會的有關領導也好,科技人員也好,加上我們古樹名木研究課題組的顧問也好,都是很沉痛的,所以大家都及時地趕到現場來考察,市堣U了決心還專門撥了專款,治理所謂已經倒地的遺體,遺體怎麼樣讓它安葬,當時交通就堵塞了,有關領導下了決心,採取炸的辦法,把石頭炸掉以後,往下降了兩米,路面降了兩米,這工程相當不小的,另外把這個枝幹還往上抬高了一點,這樣不影響遊客的走,交通,還成了一大景觀了,還是一個新的景點。老樹好像已經死亡了吧,但是實際上根部沒有死,根部重新無性繁殖,又長出了許多新苗,從87年折斷,到現在八年功夫,現在新的樹苗已經長成一個不算很小的小樹了。從它根部發出來的,那就說這棵古槐沒有死,沒有死,就是"後繼有人"更新了。

  好一株唐槐抱子,一千三百年的生命,將由它根部發出的新苗去延續,綠色的事業已經後繼有人,古老的唐槐,它的軀幹已經化為一條青龍,化為一種不朽的精神,這精神在泰山的青山綠水中流淌,這青龍在泰山的茫茫林海中暢遊。

  現在泰山的綠化做得很好的,1987年調整泰山的森林植被面積就是80%,所以從遠處看起來泰山是鬱鬱蔥蔥的,就好像是碧浪,蒼龍,這麼一個與地形結合起來,一浪一浪的,非常雄偉,從植被本身也襯托了它的雄偉,杜甫在《望岳》那篇詩媄銗L曾經說過這麼兩句話,"岱宗夫如何,齊魯青未了",講的這兩句話,這就是能夠代表當時泰山的綠化面貌,現在泰山的綠化也很好。

  泰山的森林植被是十分豐厚的,80%以上的林木覆蓋,在中國長江以北的大山中,實屬罕見,是不可多得的國家級森林公園,但您可曾知道,新中國解放初期,它卻只有三千畝殘林,除了那些古樹之外,是一片荒山禿嶺,以至於郭沫若老先生感嘆到,“何常青未了,泰山赤無毛”。

  進行封山育林,從六十年代後就開始義務造林,山前邊那些柏樹基本上都是義務造林栽起來的,那時候林場堥|了苗,發給機關學校,叫他們帶著人上山去栽去,山前邊山下半部的那些柏樹基本上是這樣成長的。當時造林的時,你一直參加了吧,對,因為從5年開始育苗,56年大面積造林,我畢業到泰山林場,正好趕上大面積造林。那時候你是幹什麼工作,技術員,那時候是技術員,在山上搭帳篷,住在帳篷堶情A吃幹巴煎餅,泰安興吃煎餅,支上個石頭,就用水桶燒點水喝,人多了趕上水不夠用的,有的就喝泉水,叫喝趴水,實際上是捧起來喝,現有的樹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那時候栽起來的,那都三四十年了吧,都接近四十年吧,當時這些山上你是不是都去過,都去過,那時候我是技術員,都得跟上,和幹活的吃在一起,幹在一起,睡在一起,在一起幹。那你可真是踏遍青山人未老,是踏遍青山人已老,白頭髮了,山青了,我的頭髮也白了。
 
  山青了,人老了,山青了,頭髮白了,這是向泰山保護者們獻上的最美的詩章,人有生老,但青山不老,發有黑白,但碧水長流,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

  來源:央視國際

 

 

主辦單位:山東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