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瓊臺姊妹島
·羅保銘會見海協會顧問陳雲林 ·劉耿:打造瓊臺文化交流品牌 鞏固深化瓊臺交流成果 ·2014兩岸詩會海口開幕 吟誦詩意中國 ·詩意中國 人文情懷兩岸詩會高端論壇舉行 ·兩岸詩會暨桂冠詩人頒獎典禮舉行 ·兩岸詩會采風活動到瓊海台灣詩人在瓊海田園媮蕈 ·“桂冠詩人”汪國真:“沒有佳句不寫詩” ·瓊臺姊妹島歡迎您
 

海南名人傳略3

2009-05-20 09:19:21
華夏經緯網

唐胄在《正德瓊臺志》中,把海南稱作“濱海鄒魯之地”,並稱,海南“習禮儀之教,有華夏之風”。這不是虛語。據載,從宋代到清代,海南共有舉人767人,進士96人。其中,明代有舉人595人,進士62人。單就明代及第的人數而言,並不比大陸的文化發達地區遜色多少。其中最有名的當屬丘濬和海瑞。他們被譽為“瓊州雙璧”。其他有名的還有邢宥等人。他們都位居高官,聲名顯赫。

丘濬,生於明永樂十九年(西元1421年),字仲深,號深庵,學者稱瓊臺先生。瓊州府瓊山縣下田村(今金花村)人(今屬海口市)。丘濬幼年聰慧,曾作瓊臺八景詩,其首一章為“五指參天詩”,“五峰如指翠相連,撐起炎荒半壁天。夜闌銀河在星斗,朝探碧落弄雲煙。雨余玉荀空中見,月出明珠掌上懸。豈是巨靈伸一臂,遙從海外數中原。”(該詩為丘浚何時作,有數種說法。有說甫六歲作,有說十二歲作,有說弱冠前作。)八歲時,奉社學教師命作東坡祠詩,其一聯為,“兒童到處知遷叟,草木猶堪敬醉翁。”丘濬的科舉之路一開始非常順利。正統九年(1444年),丘濬23歲,參加廣東鄉試,考得第一。但其後,他連遭挫折。27歲,參加禮都會試,考試不理想,中乙榜。授校官職,不就。入國子監讀書。這次會試,丘濬的同鄉邢宥考中進士。邢宥後來官至都察院左都御史。景泰二年(1451年),丘浚30歲,再試不第。更不幸的是他的妻子逝世了。於是他便回家奔喪去了。景泰五年(1454年),丘浚第三次參加會試,結果考中了。在廷試時考得二甲第一,即第四名。一種說法是,他的觀點出格了,與時論不合;另一種說法是說他長得難看,所以不能拔得一甲。但無論如何,這個成績還是不錯的。從此他進入仕途,入選翰林院庶吉士。這是個修書的最低官職。過了兩年,他升了一級,授翰林院編修職。天順八年(1464年),丘浚43歲。元月,明英宗卒,憲宗繼位。首開經筵,丘浚再升一級,任經筵講官。修《英宗實錄》,丘浚為纂修官,為于謙事辯白,“已巳之變,微于公,社稷危矣。事久論定,誣不可不白。”後憲宗為于謙昭雪。過了一年,擢升侍講。兩年後,升侍講學士。幾年後,丘濬不知不覺過了50歲了。他在仕途上平平穩穩,步步升遷,沒有一丁點的波瀾。眼看著離退休的日子也不遠了。他的好朋友邢宥已退休好幾年了。幾年前母親去世時他回去守孝。期滿後曾與邢宥相聚作別。或許不久的將來他也可以回去了。隨著歲月的遷移,他的雄心壯志也在慢慢地消磨掉了。他做了左右箴銘,左箴叫做“安分”,右銘叫做“息心”。或者又把左箴叫做“命”,右銘叫做“罷”。

丘濬還在升遷。成化十三年(1477年),丘浚56歲,升國子監祭酒。他曾概括說,“六轉官階,皆司文墨。”

成化十五年(1478年),丘浚58歲了,這年他開始編輯《大學衍義補》。說到這本書,我們就得提到《大學衍義》這本書。《大學》是儒家的經典著作。堶惘部坐T綱領”、“八條目”。“三綱領”就是《大學》開首說的,“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于至善。”“八條目”就是“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可見,《大學》是儒家的政治綱領。南宋朱熹把《論語》、《孟子》、《大學》、《中庸》結集,編為《四書》。在朱熹的思想被捧為儒學正宗之後,《四書》也就成了標準的教科書。真德秀是朱熹的再傳弟子,他對《大學》的思想進行發揮,編成《大學衍義》。朱元璋建立明朝後,仍尊崇程朱理學。除了政治上的需要外,朱元璋還有另一層考慮,他出身卑微,為了抬高自己,便和朱熹攀上關係。朱元璋雖文化程度不高,但治國很有一套。他特別重視《大學》,把《大學》章句書在椈壑W。為了皇綱不墜,明朝皇帝發明瞭經筵制度。經筵就是對太子或皇帝進行教育的正式形式。從朱祈鎮當太子時開始舉行。在春秋季節每月逢二日,在早朝之後,太子或皇帝就去文華殿,聽翰林院派出的講官講授四書、五經及歷史。明孝宗當皇帝時,把經筵制度化,並且針對講官講課時“勸戒少而頌美多”的弊端,反復告誡講官要講得“明白透徹”,“直言不諱”,“不必顧忌”。前面說過,丘濬43歲時就開始充任講官,後又充任侍講學士,當然有時就為“帝王師”了。

《大學衍義》在經筵中是一部重要的書。宣德六年(1431年),有位御史陳祚見宣宗耽于遊獵,諫宣宗要勤帝王之學,讀《大學衍義》。惹得宣宗大怒,恨道,“豎儒說我沒有讀過《大學》呵?”

  對於《大學》丘濬讚不絕口,說是:

  古今平治理,大學一編書;

  萬世行無弊,終身用有餘。

  對於真德秀的《大學衍義》,他在讚頌之餘,認為這部書尚有不足,它只講到格致誠正修身,沒有講到治國平天下的道理。於是,他依照真德秀凡例,採輯五經諸史,百氏之言,補其缺略。歷經十年,編成《大學衍義補》一百六十卷。他強調,儒家之學,有體有用。“體雖本乎一理,用則散于萬事”。他所講的當然都屬於事,涉及到政治、經濟、文化、軍事、風俗等各個領域。遇到這些事該如何處置?他在按語中提出了處置辦法。編完這部書,他已是66歲的人了。他把這部書進獻給孝宗。這或許是他的最後功業了。沒有料到的是孝宗對這部書作了很高的評價,“卿所纂書,考據精詳,論述賅博,有裨政治,朕甚嘉之。”孝宗賞賜金幣,並令有司刊行。又過了三年,丘濬考慮該是退休的時候了。他三次上書,申請退休,但沒被批准。又過了一年,丘濬已是70老人了。這年的八月,他被皇帝授予太子太保,這是個虛銜。過了一個月,他又被授予文淵閣大學士。這樣,他就進入了權力決策圈。

文淵閣是朱元璋設立的。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以宰相胡惟庸勾結倭寇為由,罷免並處死宰相。從此他不再設立宰相。朱元璋是個勤政的皇帝,但帝國的政務繁忙,他即使有三頭六臂,也忙不過來。於是,朱元璋設置了華蓋殿、文華殿、武英殿、文淵閣和東閣等大學士,挑選那些品級較低、年紀較大、政績平平的文史官充任,幫自己處理文書報告,以備顧問,但不能參與政事。相當於現在的秘書。朱棣在奪得皇位之後,開始突出文淵閣的作用。他讓這些大學士“入值文淵閣”,參與軍國大事的處置。但這些人全是皇帝的親信近臣,每日侍奉于皇帝身邊,奔走于殿閣之下,人們含混地稱之為“內閣”,算是有了內閣制的大模樣。一開始,六部尚書是正一品的高官,文淵閣大學士只是五品的中層官員。但後來,大學士的權力越來越大,品級越來越高,逐漸地淩駕於六部之上。

在內閣大學士中,最重要的是首席內閣大學士,當時稱作“首輔”。丘濬不是首輔,但仍是皇帝倚重的大臣。過了一年,丘濬71歲了,因多年修書,他的視力不濟了,他再次要求退休。但皇帝仍不允許。又過了兩年,丘濬幾次上疏要求退休,仍沒獲准。8月,又升為太保兼武英殿大學士。又過了半年多,丘濬去世了。皇帝嘆嗟不一,輟朝一日。特贈謚號曰“文莊”。

  丘濬年老,尤懷念家鄉。邢宥死時,丘浚作輓詩悼念,詩中流露了一股濃濃的鄉愁:

  故人老死我何堪,淚目汪汪看海南。

  舊約別來殊未殘,幽懷歸去與誰談?

  當年分手當今十,同日陞官逮我三。

  後死為君去窀穸,文辭雖陋卻無慚。

(來源:南海網 原文作者所屬博客:海上揚波)

 

 

發表感言 關閉窗口
更多>>>    
更多>>>    
更多>>>    

海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投搞信箱:hntbxwc@163.com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京ICP證01060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