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主席選舉的猜想
此次國民黨黨主席異常火熱,六強爭霸,誰主沉浮,拭目以待。選舉中,六位參選人,火力全開,激烈攻防,一掃去年慘敗的“霧霾”。根據媒體最新民調顯示,國民黨員支援度中,以前台灣地區副領導人吳敦義獲支援度最高,達30%,但未獲獨立過半支援;黨副主席郝龍斌居次,有17%支援;現任黨主席洪秀柱獲11%支援,居第三。

六位參選人完成登記

    國民黨主席選舉17—18日登記,總計6位參選人完成登記手續,吳、洪、郝3人都力拼首輪過半。前台灣地區副領導人吳敦義認為,“一輪過半才是減少分裂的唯一辦法”;黨主席洪秀柱則是霸氣十足嗆綠營,“請看明日域中,竟是誰家天下!”據報道, 6位參選人共送出72萬1582份黨員連署書,遠高於此次選舉47萬8千多名的有效黨員人數。

吳敦義 22萬1891份

    ——吳敦義在競選總部總召集人曾永權及參選黨代表的青年軍陪同下,繳出最多的連署書,並完成參選登記。因吳的連署人數佔了黨中央公佈有效黨員數的將近半數,“起手式”形同技壓群雄。

郝龍斌 10萬8233份

    ——郝龍斌也在台北市議會正副議長吳碧珠和陳錦祥、前高雄縣議會副議長陸淑美、彭湖縣議會副議長陳雙全、“立委”賴士葆等人陪同下辦理參選登記,並喊出有信心首輪就過半

洪秀柱 12萬8888份

    ——對於吳、郝都力拼首輪過半,現任主席洪秀柱說,誰都希望第一輪過半,有信心是好事,最後還是要看結果,對於自己“當然也有信心”。

詹啟賢 10萬4359份

    ——有無信心在第一輪過半?詹啟賢坦言,好像比較難,會努力走到底。他表示,不會辜負連署黨員的支援,一定要選出一位能團結的黨主席,國民黨才會不一樣,而選舉結果只有黨員自覺才能決定;他這次選舉走訪基層受到很多支援,感到非常溫暖,也很有信心。

南韓瑜 5萬7341份

    ——南韓瑜則直言,要第一輪過半是難度非常高的想法。他評估,這次黨主席選舉一定會走到第二輪,首輪投票6個候選人會淘汰4個人,這“比較客觀也真實”。韓說,民心思變,“開票的時候就會知道”,他會全力去衝。

潘維剛 10萬0870份

    ——潘維剛表示,她第一個完成登記,接下來會積極努力,開始衝刺。她強調,成功不必在我,會用清新、理念、政見爭取黨員支援,也相信黨員會自主投票,黨主席勝選固然重要,但國民黨如何贏回民心更重要,尤其候選人是要為黨找人才,而不是為自己謀未來。

選舉態勢日漸明朗

“郝吳柱”三強混戰

    以吳、郝、洪現今的策略操作來說,吳打的是其最具優勢的地面組織戰,郝打的是議題操作的文宣空戰,洪仍繼續固守其黨中央的資源,雖然各擅勝場,但皆有不足之處。

    以吳敦義來說,政治歷練及行政經歷最豐富,照理說應該最具戰略觀,但打的全是傳統步數,搞的仍是傳統國民黨的組織動員,講的也多是老國民黨意識型態的論述,對於開拓選票並無幫助;即便是黨內封閉式選舉,但是若能藉新思維讓外界耳目一新,當然有助於訴求黨員自主投票。況且以吳敦義的最強項“謀略”來說,在最近的新聞議題上並未看見他提出具體作法來牽制民進黨。

    以郝龍斌來說,雖然在議題操作上有主導版面的能量,但是定位一直不清楚;這問題從郝在擔任台北市長以來就存在,所以他並無法如前幾任市長般順勢競逐大位,卸任市長後立委戰役亦兵敗基隆,即便他非常努力經營地方及網路社群,也有些議題主導的能量,但若要選民立馬點出他最強或不可或缺的優勢,思考再三,也無法講出個清楚的印記。這確實是郝的最大盲點,但不可諱言的,這卻是所有欲攀頂峰的政治人物之所必須者,在選戰最後短兵相接時,郝龍斌的風險就更高。

    至於洪秀柱,形象鮮明其實是雙面刃,雖然會有鐵粉,但不滿她的人勢必將其除之而後快;也因為此,坊間有謂洪當選,國民黨分裂可能性最大,畢竟她現在和“立法院”黨團及中常委的衝突皆已臺面化,洪若在戰術上無法和這些群體有修補關係的可能,就算當選,也可能令不出黨中央。

國民黨主席選舉 謝明輝分析吳敦義第一輪當選

 

國民黨主席選舉 媒體民調:吳敦義郝龍斌前2

“賢瑜剛”突圍不易

    從目前國民黨六位參選人的火力來看,洪秀柱、吳敦義、郝龍斌的戰鬥力相當猛烈,詹啟賢的火力不溫不火,韓、潘的戰力平平。尤其是國民黨黨內對洪秀柱的指責和埋怨,更是變本加厲,變得“一點規矩都沒有”。

    這種選前打的異常火熱,在台灣政治中是平常事,也是常態化。讓外界覺得,這些人似乎不顧對方的感受和情面,也不念黨內同志之友誼,反正只要能打壓對手抬高自己就行,達到最終的目的就行,中間的過程雖有殘酷但也是情不由己,無可奈何的使然。“人頭黨”、“黨員手冊外泄”、“兩岸主張”都成為攻防雙方的話題,甚至參選人之前的歷史、當前的問題、今後的動向都是焦點的話題。可謂是範圍廣泛,話題火辣。

 

國民黨主席選舉大數據分析

 

國民黨主席選舉投票率與得票率猜想

內鬥不斷 各懷鬼胎

    郝龍斌、吳敦義參選後,南韓瑜的冒出,詹啟賢的參選,甚至最後還有第六組的潘維剛,各種側翼、牽制之說就更加複雜了。也因有六組參選人,讓最領先者想要在第一輪過半勝出的難度大大提高,各陣營的合縱連橫及外力介入的空間也更多,隨著選戰演變,焦點和壓力自然在最領先的陣營,從聯署戰開打,所有爭議從洪秀柱最後轉向吳敦義,更增選戰變數。

    由於各有所圖,各有謀算,且相關算計不只黨主席選舉,還牽動2018和2020年的國民黨再起之路,誰才是再一世代國民黨的領航者,旁觀者看的又是另一盤棋。加上黨主席選舉是圈內選舉,所有資訊沒有穿不透風的晼A因此選戰一開打,相關爭議無一能掩藏,媒體爆料一波接一波,一幕接一幕,全都攤在陽光下接受最嚴酷的檢驗。[全文]

    直到領取參選人表格為止,已經宣佈參加黨主席選舉的黨員,計有現任主席洪秀柱、副主席郝龍斌,前副台灣地區領導人吳敦義,前台北農產運銷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南韓瑜,前國民黨副主席詹啟賢,及前國民黨籍“立委”潘維剛等六人。可以說,今次黨主席選舉,既是參選人數最多,也是情勢最複雜的一次。六位參選人全部都是“60後”,亦即60歲以上,最“年輕”的南韓瑜也已剛滿60歲。單從年齡看,就已予人“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感覺,不若民進黨和“時代力量”那樣的朝氣蓬勃,真不愧“百年老店”之譽。光憑此就難以讓人看到國民黨會有“明天”。[全文]

誰最有資格來領導國民黨?

    就強化在野制衡力量、鞏固台灣民主而言,未來的國民黨主席要具備三項能力:一是守護“中國概念”,維繫、創造兩岸和平的能力;二是能與青年世代對話,爭取年輕人認同,為國民黨注入新血活水,開創未來的能力;三是溝通協調的整合能力。

    中國國民黨的衰敗並不全然是政治權力的衰敗,而是核心理念的潰散,政權號召力的弱化。國民黨最重要的核心理念,是以身為中國人為榮的“中國概念”,李登輝後逐漸棄守,經歷“太陽花運動”的民粹氛圍後,甚至想完全放棄與中國的連結,當國民黨自己都不相信“中國”,把“中國”視為票房毒藥,試問,又如何說服社會大眾支援“中國”國民黨。國民黨新領導人的第一個責任非常清楚,就是把國民黨的“元神”找回來,只有“元神”回竅,國民黨才有振起的可能,也才擁有領航台灣、重建兩岸和平的力量。[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