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簡體
·湖北省臺辦黨風廉政建設專題
·聚焦荊楚世界遺產——第十一屆
·第十三屆“湖北·武漢台灣周”
·32屆楚才作文競賽漢臺獲獎青
·兩岸同胞共話嫘祖文化
·湖北長江經濟帶產業基金正式啟
·臺胞創業在武漢
·第十二屆湖北·武漢台灣周新聞
·二屆海峽兩岸微電影高峰論壇
·第九屆海峽兩岸媒體荊楚行
·屈原故里秭歸與台灣屈原文化交
·武當山玄天上帝600年神尊巡
·台灣少數民族代表團參加“恩施
·臺商蕭永瑞:我趕上了一個大時
·第十三屆湖北·武漢台灣周
·第十三屆湖北·武漢台灣周新聞
·《湖北新聞》 全省臺辦主任專
·《湖北新聞》 十屆湖北(武漢
·《湖北新聞》 十一屆台灣周
·連戰湖北行:廣水深情祭祖 隨
·極目楚天舒
·省直機關幹部職工大合唱競賽
·黃石礦冶文化旅遊節暨建市60
·七夕文化節開幕式
·湖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各市、州、直管市、神農架林區
  當前位置>>新聞聚焦
胡秋原:欲仗精誠挽陸沉——寫在裴高才《胡秋原傳》繡梓之前
2017-09-13 16:09:32    華夏經緯網

 

非有閒情事舞文,求真淑世是靈根。

不堪骨肉長冰炭,欲仗精誠挽陸沉。

故國歸遊逢舊雨,細談治亂喜同心。

集思廣益長安策,天下為公四海欣!

          ——題記﹒胡秋原《和賈亦斌》

 

胡秋原首訪大陸時與賈亦斌(右)在黃陂胡家祖屋 

裴高才北京拜訪賈亦斌(右)

    關於秋原兄的傳記,可謂兩岸互補,相得益彰。先是台灣作家張漱涵女士所寫胡秋原的“半生風雲錄”——《直心巨筆一書生》,後為大陸作家裴高才先生撰寫的胡秋原全傳。即將推出的裴高才新作《胡秋原:從抗戰“巨筆”到兩岸“破冰人”》(九州出版社2017.),首先從傳主“耕讀傳家”的家訓破題,敘介其求學、流亡、筆舌生涯與議場歲月,生動地刻畫了人物鮮明的個性與氣質,反映了他八十年間對國家民族始終不渝的愛心、憂心、苦心和誠心,藝術地再現了胡秋原這位愛國學者、教授與作家的立德、立功與立言的卓異歷程。

    我與胡秋原(1910-2004年)先生相識于戰時重慶。那是1944年的一天,我們在國學大師熊十力先生家堙A不期而遇。經熊先生介紹方知,秋原兄15歲報考武昌大學(今武漢大學)時的作文試卷,就是熊先生批閱並一舉成為武大當年的“狀元卷”。從此,我們相交相知數十載,莫逆於心。

    其實,我們的神交可遠溯到1930年代初。“九一八”事變發生,秋原兄憤然放棄在日本早稻田大學學業,留滬以文筆作刀槍,投身抗日宣傳。我印象最深的是,他主編的那份聲援十九路軍“一二八”抗戰的《抗日戰爭號外》,讀後讓人渾身熱血沸騰。受其抗戰檄文的影響,“八一三”淞滬會戰爆發,我即主動請纓率部馳援,在浴血奮戰中重創日軍。

    秋原兄幼承家學,少年得志,十四五歲開始即發表文章,22歲就以“自由人”參加文藝自由論戰而蜚聲上海文壇乃至中國文壇,成為當年魯迅先生筆下的“第三種人”。在長達八十年的筆耕生涯中,他著作等身,達三千萬言,內容涉及政治、哲學、歷史和文化各個領域,名噪海內外。

    有意思的是,秋原兄學貫古今中西,先後就讀于武漢大學、復旦大學、日本早稻田大學與大英博物館,卻均是半途而廢,未獲一紙高校文憑。可是,他又曾出任復旦大學、暨南大學、臺師大與世新大學等多所高校教授,以及台灣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員。生平歷任《讀書雜誌》並神州國光社總編輯,國民參政員、《中央日報》副總主筆、國民黨資深“立委”、《香港時報》主筆、《中華雜誌》發行人與“中國統一聯盟”名譽主席等,曾被美國傳記學會列入《國際著名領袖人名錄》。我最欽佩的是,他畢生始終信守“人格、民族和學問三大尊嚴”。在他身上,不僅有博大精深的學問,而且繼承和發揚了知識分子“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和“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優良傳統精神。相交多年,他給我印象最深的主要表現在:第一,他是一個真正愛國者,堅決反對日本和其他帝國主義,愈挫愈勇,百折不撓;第二,他是台灣島內首倡祖國統一的人,冒險犯難,老而彌堅;第三,他對中華民族文化有深邃的研究,而且提出深受國內外重視的“超越論”(超越西化、超越俄化、超越傳統)。

    傳主熱愛祖國,關心國家和民族的命運,堅決反對帝國主義任何形式的侵略,是貫穿于裴著的突出主題。作為一介書生,對關乎損害國家民族利益的大事,他總是不顧個人利祿安危,挺身而出,大聲疾呼。其愛國之切,憂國之深,謀國之忠,常有催人淚下難以自已者。難怪鄧穎超同志生前稱讚他是“一位具有民族自尊心的愛國學者”。

    書中披露,早在20世紀二三十年代,胡秋原即主張抗日救國。1928年,他年僅18歲在滬出版的處女作《日本侵略下之滿蒙》,就揭露了日本帝國主義的狼子野心。“一二八”淞滬抗戰爆發後,他參與發起組織了“中國著作者抗日聯合會”,起草了著名的《中國著作者為日軍進攻上海屠殺民眾宣言》,號召“全國民眾武裝起來,一致抗日”。當時雲集上海的文化界名流幾乎都在該宣言上簽了名。不久,上海被迫停戰,他即參加“福建事變”並出任“中華共和國人民革命政府文化部主任”,繼續反蔣抗日。失敗後負笈英倫。l934年末,應第三國際中國代表團之邀,在莫斯科擔任《救國日報》、《全民月刊》編輯,當時他與中共黨員相處甚好,但在看到有的蘇聯地圖竟將外蒙古劃入其版圖,甚為反感,因而離蘇去美。他旅美期間,得知“七七”事變發生,全面抗戰開始,他為之激動萬分,興奮地宣佈:“我等待的一天已經到了!”立即動身返國,投身抗日洪流,並賦詩明志:“敵強難免千回敗,勝利當於最後求。”表達了對持久抗戰必勝的決心和信心。回國後揭橥“鞏固統一,抗日到底”,為團結抗戰作出了傑出的貢獻。

    早在陪都重慶時,我曾見證了秋原兄的壯舉。那時,他身兼參政員、《中央日報》副總主筆等要職,又在蔣介石的文膽陳布雷身邊工作,他完全可以平步青雲。可是,當他得知1945年春美英蘇三國簽訂了《雅爾塔密約》,其中有關外蒙古和東北的條款嚴重損害了中國領土主權完整;其後蘇聯政府與國民黨政府簽訂《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又將這些條件強加給中國後,他非常氣憤,以一個知識分子的良知與責任感,立即上書國民黨最高當局,痛陳其危害,力主“此約萬不可定”。同時以個人名義發表《參政員胡秋原對中蘇談判之聲明》,呼籲民眾共同反對。他甚至致信美國駐華大使赫爾利,指出美國不應為自己的利益而“犧牲中國領土主權之完整”。並在面見赫爾利時,義正辭嚴駁斥其無理指責。使赫爾利不得不承認他遇到了“罕見的勇者”。所有這些,使蔣介石極為震怒,下令撤除胡秋原的國防最高委員會秘書和《中央日報》副總主筆職務。秋原兄為了愛國橫遭無情打擊,而愈挫愈奮,繼續進行鬥爭。他真不愧是一個“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

    遷居台灣後,儘管他的有些主張與我們相左,但他旗幟鮮明地反對台獨,不遺餘力地推進祖國統一,贏得了海內外中國人的尊敬。1988年春,他在臺揭露和痛斥台獨的賣國行徑的基礎上,發起組織“中國統一聯盟”,並被推選為名譽主席。同年秋,他毅然衝破台灣當局長期以來的禁令,公開前來大陸參觀訪問,成為台灣知名人士倡導兩岸統一的第一人,在海內外引起了巨大反響,掀起了一股“胡秋原旋風”。在大陸訪問期間,他受到國家領導人李先念、鄧穎超和江澤民的親切接見及各界人士、各地群眾的熱烈歡迎。我也得有機會與老友朝夕相處一個多月,促膝談心,獲益良多。最使我感動的是我陪同他訪問北京大學,他向師生發表了熱情洋溢的演講。當他談到中國統一問題時說:“大陸在極短時間內,能製造原子彈、氫彈和使衛星上天,說明中國人能強;台灣經濟建設,也為時不久即能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說明中國人能富。如果我們中國能夠統一,就很快可以富強起來!”話音一落,全場掌聲雷動,經久不息。我也激動得熱淚盈眶。此情此景,至今難忘。當他在大陸參觀訪問完畢,回台灣時,我與他依依不捨,寫了《海峽精禽赤子心》一律送別,期盼“神州能‘超越’”。

    對於他的“破冰”前行,兩岸主張和平統一者莫不歡欣鼓舞,而“台獨”分子卻咬牙切齒,恨之入骨,甚至有人揚言要對他處以“死刑”,李登輝之流也聲稱要予以“法辦”,但在國內外正義輿論壓力下,最後“無法可辦”,以開除國民黨黨籍和“限制兩年不得離境”了之。我在送別秋原兄後,無時不以他的健康和安全為念。正在此時,就收到他親筆寫的一張條幅,上面書有一首和我的七律詩,表達其“不堪骨肉長冰炭,集思廣益長安策”的心繫祖國統一的迫切願望,以及坦蕩無私的崇高精神境界。讀後感佩無已。

    值得一提的是,他在被台灣當局限制不準出境期限剛滿,竟又以老病之身再次前來大陸訪問。到京不久,因新、舊病併發,住進協和醫院治療。臥病期間他仍唸唸不忘祖國統一工作,醫護人員與親友見此情況,無不為之感動。沒想到,他病癒後我再次歡送他回台灣,竟成永別。

    在他晚年最後歲月的十年間,我們經常電信往返,鴻雁傳書,傾吐心曲,遙相呼應。曾幾何時,我主編的《論“台獨”》一書(團結出版社1993.5)在京出版,台灣朋友聞訊後即將該書在臺出版,並由秋原兄親自撥冗作序。他在序言著重指出:“目前‘台獨’的宣傳甚多,批判‘台獨’之書似以賈先生此著最為系統。……賈先生書中所說事實,我想有好多是此處本省人、外省人所不知的。知道以後,必不容少數不肖之徒自甘墮落,出賣台灣,以求個人榮利,貽祖宗和二千萬台灣人以萬世之羞。現在海峽學術出版社將此書在臺重印,必能使此處愛國愛鄉之人皆能了解‘台獨’的真相,也必能堅決地與‘台獨’進行鬥爭。”

    記得在中國人民紀念抗日戰爭勝利和台灣光復50週年之際,海內外專家學者數百人聚首北京民革中央禮堂,出席“胡秋原學術思想研討會”暨《中華心--胡秋原政治文藝哲學文選》(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1995.7)首發式。我受民革中央主席、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李沛瑤先生委託,在會上作了題為《開展兩岸學術交流,促進祖國統一大業》的發言,後收入1996年兩岸分別出版的論文集《志業中華——胡秋原學術思想研究論文集》與《胡秋原學術思想研究》。

    我與裴高才先生相識的機緣,是先閱其文後見其人。那是1995年秋,我看到《團結報》副刊上發表的裴先生所寫書評:《愛心﹒憂心﹒誠心——胡秋原著<中華心>賞析》後,非常興奮,當即將該報電傳給彼岸的秋原兄。他在電話中告訴我:“裴先生是我們湖北老鄉,還是我的黃陂小同鄉。”稍後,我又通讀了高才先生的長篇專著《田長霖傳奇》,倍感親切。頓時,我們父子分別與田永謙、田長霖父子的過往,仿佛歷歷在目。

    接下來,裴先生攜《胡秋原傳》書稿來京請我作序,予也不文,實不敢言序。但我作為秋原兄的老友,素以良師益友事之,敬其人而愛其文,並有感於裴先生為創作此傳,多年不辭辛勞,行走于海峽兩岸,搜尋原始檔案,並認真考訂,三易其稿。故我不揣淺陋,就我所知,略抒所感,表達對秋原兄的深切懷念和對作者誠摯的謝意!

    總而言之,我們可以把這部《胡秋原傳》當作“海歸”學人文章報國的真史來讀。該書對於指導青少年了解歷史,以史為鑒,追求人格、國格與學問的統一,頗具參考價值;對於弘揚我國知識分子愛國優良傳統,促進兩岸文化交流,以求早日實現祖國和平統一,亦具有現實意義。

    掩卷沉思,秋原兄高大的身影仿佛在我眼前浮現,一首悼念他遠行的輓詩一律不禁涌向筆端。詩云:

    結識故鄉數十春,私情公誼日俱深。

    同參抗戰流汗血,齊補金甌獻殷勤。

    一身正氣向兄學,兩袖清風帶我行。

    半夜醒來驚噩夢,內心如搗淚滿襟。(賈亦斌)

  相關文章
·黃岡市召開第十四屆湖北武漢台灣周暨鄂臺佛教文化交流與融合發展論壇籌備工作會
·宜昌青創考察團與高雄青創協會共話青創
·武漢市人大常委會主任會議聽取全市對臺工作情況報告
·台灣青年來漢考察感受武漢創新創業氛圍
·黃石港區臺辦解決臺胞邱嬋娟女兒入學
·凝心聚力 砥礪前行 省臺辦舉辦全省臺辦主任培訓班
主辦單位:湖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