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繁體 簡體
當前位置:首頁 > 印象廣東 > 媽祖文化
 
最早宣傳南澳抗戰大功臣
2016-09-01 11:13:11    華夏經緯網

  1938年7月,粵閩臺海上要衝南澳島“打響了廣東軍民抗日的第一仗”(見2004年廣東省地方誌辦《廣東史志•總述》),震驚中外。從7月至9月,中外報紙登載了大量澳戰消息、訪問記、特寫,汕頭、香港先後出版了《南澳血戰記》一書,暢銷海內外。其作者都是出自汕青抗會員、作家郭少音(1913— ?)妙筆,他堪稱是“最早宣傳南澳抗戰大功臣”。

  1985年10月14日至18日,余至福建詔安縣城出席“閩粵邊區三年遊擊戰爭討論會”。18日趁機採訪了縣政協副主席、1946年至1948年任南澳縣長,年已73歲詔安人林師珍(1912—2007)經歷,並試問道:“你認識郭少音嗎?”他答認識,並應求寫其住址、介紹信,讓我去訪問他。翌早,即會議結束,我乘車于近午如願抵達龍海縣石碼鎮團結路,登門拜見並採訪這位曆盡劫難而倖存、令我分外崇敬的年過古稀文翁。當時僅代之擬成《我是怎樣寫成〈南澳血戰記〉的》,由他審準並簽名,今整理成傳,以紀念他這位民國潮汕文壇名將、文筆生輝而劫後余生的愛國者。

  一、在閩執教育桃李   至粵參加汕青抗

  郭少音,出生於詔安縣城,個子高大,英姿勃勃,聰敏勤奮,一生多難。父親是僑居緬甸中醫,在郭少音初中未畢業時就歸國病故。約1934年時,他在福州師範學校畢業,到泉州當小學教師,每月工資30元,任教二三年後,返故鄉詔安縣城教小學,當校長半年後辭職。

  他不滿國民黨反動統治,中共地下黨烏山遊擊隊派人與他聯繫,初步接觸。國民黨反動派懷疑他是“赤派”,遂于1936年夏逮捕之入獄,直到越春才釋放。3月,他便去香港找在《大眾日報》工作的哥哥,可惜找不到。一個月後,只好回內地,暫住于汕頭市海濱中學讀書的同鄉沈作的宿舍,認識了學生、揭陽縣人藩茂元,梅縣人詩人蒲風等。參加了在小公園南興大酒樓舉行,以弘揚魯迅精神的嶺東文藝青年座談會。

  1937年,“七七”盧溝橋事變時,一五五師李漢魂部駐汕。愛國青年上街宣傳抗日,李師長提出“誓與潮汕共存亡”。李歡迎地下共產黨組織的汕頭市青年抗敵救亡同志會(簡稱“汕青抗”)工作團隨軍,該團有王亞夫、林克清等,師部發給養,同意他們到農村去宣傳抗日。郭少音遇到剛成立的汕頭抗敵後援會辦講座,他充滿愛國心,前去聽講,受到教育而參加了汕青抗。1938年6至7月間,由原《星華日報》編輯張問強介紹,當上《珠江日報》社駐汕特約記者。8至9月間又經汕青抗領導人、地下黨員杜伯深推薦,再當泰國華僑所辦《中原日報》駐汕特約記者,每月20元。他發揮寫作專長,奮力筆耕,多投稿,寫好稿。10月,一五六師師長鄧龍光奉命率軍去保衛上海。又組織潮汕青年北上抗日隨軍工作隊,共36人,其中汕頭24人、潮安12人,由姓周的揭陽縣人少尉任隊長,郭少音也是隊員。大家曆險到湖南、上海等地後,乘難民渡船南下,于1938年元旦後返至廣州,再回汕。

  汕青抗活動很活躍,他負責撰稿、編書,印潮州話《抗敵歌曲集》好多集,大力向軍民宣傳抗日救亡。

  二、到前線海山澄海採訪   向中外宣傳南澳血戰

  1938年6月21日拂曉,日寇侵佔了粵閩咽喉南澳島。同年春起駐汕一五七師黃濤師長,派吳耀波營長率陳永宸連長(已評烈)為首加強連,由抗日自衛團第四大隊洪部及南澳縣自衛中隊長李居甲(已評烈)、副中隊長吳承綿(已評烈)等配合下,共約380名義勇軍從海山島夜渡南澳,于7月17日收復之,20日至23日與反撲強寇血戰,後靠西半島眾多山洞與寇週旋,至8月初奉命撤退返大陸。此役寇傷亡眾多,我殉國者約300人,打響了廣東軍民抗日的第一仗,獲國共高度讚揚,7月28日漢口《大公報》發表社論《南澳抗戰精神》。

  郭少音在汕頭從驚聞6月21日淩晨,日寇自錢澳灣衝破守軍稍為抵抗後,侵佔南澳縣城,到7月17日我義勇軍剋復海島、稍後血戰、遊擊戰,都夜以繼日,向黃濤師要員採訪,廢寢忘餐寫稿,發稿,被中外報紙紛紛登載。

  8月初清晨,他從汕頭坐長途客車到澄海縣鹽灶,再雇水手劃小船往東駛向數公里遠的饒平縣海山島——收復南澳島前線指揮部黃隆鄉劉厝祠,採訪剛從南澳島撤返的國軍吳耀波營長(剋復之日晉陞為“南澳警備司令”)。

  一個殷勤的握手,吳司令笑容可掬,迎接他進入了臨時辦公室。郭少音恭敬地遞上了記者證和介紹信,他望了一下,用廣西腔笑道:“秀才,請坐。”

  吳司令穿著一套新制草綠色軍裝,短壯的身軀,步伐莊重,兩額瘦削了許多,一臉沉毅的神情,剛剛剃過的光頭,似帶著衝鋒陷陣的意味。

  “吳司令這次抗戰,堪稱勞苦功高!”郭少音打破了沉默說。

  “這只不過是軍人應盡的天職!”吳司令不動聲色地說。

  “那麼,可否將作戰經過,略為見告呢?”

  吳司令講述了作戰經過,特別介紹部下連長陳永宸,排長高強、林鄉,勤務兵劉南茂,戰士張奎標,伙伕李秋等勇士精忠報國的壯舉。

  “吳司令,義勇軍在南澳的血戰,多麼悲壯的勇烈,他們是真的成仁了!南澳民眾,對於義勇軍的堅決抗戰,有什麼竭力幫助的地方呢?”

  “那很多很多!除了極少數漢奸外,大部分南澳民眾,尤其是黃花山,各小村堛漱s民,都是愛護我們的,冒險支前的。無論糧食的接濟,隊伍的轉移,敵人的情報,都靠他們赤誠幫助。沒有民眾,就沒有耳目。軍隊和老百姓,是魚水相依啊!”

  “吳司令,潮汕和全國民眾,對您率軍血戰日寇之舉,非常敬仰。您能贈一張照片給我,讓我報道嗎?”

  “感謝民眾鼓勵。”他說完,從其住室,找出一張大相片,用毛筆字在背後寫了“郭少音先生惠存。”略思片刻,又揮毫題曰:“軍民合作,堅持抗戰”。再題名,蓋上用篆書所刻的私章。

  郭少音端詳著吳司令神采奕奕的照片,再品賞其背面墨跡未幹的秀麗行書,讚嘆不已:“吳司令,您真是文武全才啊!”

  海際上的太陽升高 ,海山島沐浴著燦爛的陽光。1個多鐘頭過去,郭少音深恐吳司令還有許多事情要辦,便與之告辭。臨別時,依舊是殷勤的握手,親切的微笑。吳司令說:“我今晚也要回汕頭去。不久的將來,我們在南澳島再見吧!”

  郭少音告別了吳司令,再到附近黃厝祠採訪洪之政、陳漢英及軍人和海山島支前者,在島上住二三天。然後,與洪之政、陳漢英一起乘船往澄海縣東隴樟林村。翌早,在一座大祠堂內,參加了潮汕各界慰問義勇軍自衛隊座談會。

  到會的,除洪部生還官兵約60人(出征180人)外,另有近百人,多數是來自各市縣的頭面人物、鄉紳。汕、澄、饒、潮青抗會代表,挑著一批慰問物資,前來勞軍。

  當逃兵而吹噓上島督戰,第九區自衛團大隊長、南澳縣長洪之政,恬不知恥,裝模作樣,上臺介紹自己所謂“指揮作戰”經過。義勇軍在四夜偷登南澳中,未遇敵人,他卻隨意胡扯說:“第三晚,繼續前去。登岸後,即遇到了敵哨。敵人的步哨,是十幾個人一排,我們的步哨只有一二人,當下我命令衝過去,敵人很膽怯,紛紛逃回敵艦,然而已經被我們擊斃了27人……”

  接著,陳漢英發言。這位副大隊長、真正上島血戰而受傷的漢子,雖然那臉容因戰爭折磨而消瘦了好多,氣色也因長期缺營養而略為變黃,但他滾瓜爛熟,敘述了血戰中親歷其境的大量驚險、悲壯的事例,令滿座淚下,“向義勇軍學習!” “向義勇軍致敬!” “南澳抗日忠烈永垂不朽!”“把日本強盜趕出中國!”“中華民族萬歲!”口號聲響徹祠堂,充滿悼忠烈、抒壯志的抗日救國氣氛。

  會上,向血戰倖存者,頒贈了獎品的紀念品。

  郭少音回汕後,很快寫出了《吳耀波訪問記》、《洪之政訪問記》,旋被國內和暹羅(泰國)《中原日報》(除登多篇消息外,又登二篇專稿)、香港《珠江日報》等報紙、通訊社採用了。義勇軍南澳血戰的英雄事跡,傳遍中外。

  汕頭市啟明書店的經理,是位愛國者,他特約郭少音編寫一部《南澳血戰記》之書。郭少音欣然接受,日夜苦戰,辛勤筆耕,于9月2日脫稿。再由他校對,9月奡N印出1千冊,發給他30元稿費。該書3萬餘字,內附有南澳島地圖、吳耀波照片(照片上他題有“軍民合作,堅持抗戰”)及其“軍民合作”四個大行書、洪之政題“血淚話南澳”,一五七師政治部主任吳今寫序。內容有專訪、特寫,具報告文學味道,詞語生動,情節精彩,感天地泣鬼神。書一齣,很快銷售一空。香港青年救亡出版社,再版印行成萬冊,除香港,發行馬來西亞、安南(越南)、暹羅(泰國)、潮汕各地。此舉,使南澳血戰事跡,在中外更被廣為傳頌。

  汕青抗領導人杜柏深、曾應之,親切會見了郭少音。杜柏深緊握著郭少音的手,笑著說:“當今是國共合作,拯救中華民族危亡的時刻,你這位青抗會會員,為宣傳全民族抗戰,做了一件大好事,為青抗會爭了光。我代表汕頭青年抗敵救亡同志會,向你表示祝賀!”同時,請郭幫忙編《抗敵導報》。

  三、返閩筆耕執教鞭   曆盡劫波享晚年

  1939年6月21日端午節,日軍侵佔汕頭。郭少音隨汕青抗同志們撤退,他到潮安縣古巷,抗日的國軍獨九旅官兵接待之。

  1945年8月,抗戰勝利,越月他到福建永安縣(時為福建省會),冒充潮汕同鄉,講潮汕話請潮汕人、《中央日報》主編陳宛烈(中統),幫忙照顧,當上了記者。1946年報社移址福州,郭積極報道了國共“雙十協定”,盼望和平,報社按上司旨意把他解職。12月當上《福州日報》編輯。

  1949年底廈門解放。1950年1月,他當廈門第一中學教師。1956年,設于鼓浪嶼的廈門師範學校擴大,他被調去執教。

  1957年在全國“反右派分子”浪潮中,他被扣上“右派”帽子。史無前例的1966年至1976年“文革”十年浩劫中,又加戴“反革命分子”帽子,受盡批鬥,吃盡苦頭。慶倖“四人幫”跨臺,禍國殃民的極左政策結束,他與全國千千萬萬含冤受苦人一樣,喜獲平反,重見天日,走上新生。1981年辦理了退休手續,每月有工資度生,終於享受了晚福。

  他與夫人林淑美(1922— ? 龍海縣石碼鎮人,小學老師),育三子一女:兒:郭耀明(1952—   、當教師)、郭晃岩(1956—  )、郭耀春(1967—   )、女:郭雋華(1960—   )。他們過上了改革開放、政通人和的太平盛世新生活,不像父母那樣遇厄遭難了。

  (據1985年10月19日採訪郭先生,2016年7月17日整理,  月  日由     補正)

  (林俊聰)

發表感言 關閉窗口
    相關新聞
廣東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郵箱:gdytsc@163.com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